第1379章发火

    第1379章发火

    “多谢主人再造之恩。”聂云天的脸上显现出真正的欣喜,毕竟在这样的时候,薛冲的这个办法等于就是救了蛮族一命。

    聂云天并不愚蠢,他当然深深的知道联合神族才有拖住战局的希望,但是他已经连续的派出使臣结好神族,但是轩辕帝皇根本就没有将对手放在眼里,连续拒绝了蛮族多次。

    信使回来报告的原因,就是神族根本不敢劳师远征,一旦离开了神族赖以生存的地域,他们的战斗力就将遭受极大的损伤,而在这样的时候,他们更是要通过蛮族和天庭的对战,观察玄穹高部队的虚实。

    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原因,聪明如聂云天,怎么会不知道轩辕帝皇其实就是胆小怕事,其实就是绝不会为蛮族冒险。

    这虽然让他十分生气,但是也是毫无办法,毕竟在这样的时候,即使面对这样的情形之下,聂云天也没有和轩辕帝皇翻脸的意思。

    如果是别人说要和神族联手,聂云天恐怕会嗤之以鼻,可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是薛冲,他顿时就信了,他知道,即使薛冲并不能成功,但是也一定会给自己和蛮族一个交代。刚刚这一场战斗的胜利,使得他开始深深的信任薛冲的能力。

    蛮族还是那些人,而且十万人的部队虽然号称是精锐,但是和天庭的精锐战士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但是战果却是截然相反。

    以前蛮族面对天庭部队进攻的时候,只有逃命的份儿,可是现在,居然可以反攻,并且能够杀敌一万,这就是天壤之别。

    而薛冲手中嫡系部队的实力,也给聂云天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和薛冲联手之后,居然真的有与玄穹高一战的能力!

    事实上,在平川旷野之间决战失利的阴影一直徘徊在诸多蛮族人的心中,因为根本就抵挡不住,只有活生生的被屠戮,这就是他们失去信心的根源。

    “你不用谢我,玄穹高本就是我的仇敌,轩辕帝皇是一个胆小的人,他以为玄穹高以前对付他的时候,他都可以从容的应付,所以并不打算和蛮族联手抗敌,那是他还不明白真相,我想他如果明白真相之后,也许会改变自己的看法,上一次神族声援南蛮,在边关也打出了好大的气势,只是被轩辕帝皇强行的压制住了。当然,也不排除轩辕帝皇死活不肯和我们联手的可能性,一旦真的出现那样的情况,我想我们会有另外的办法来处理这种危局,陛下不必担心,只需要做好在下托付给你的事情,战局或者将迎来转机,至不济也会找到新的藏身地点,不会让玄穹高上帝歼灭蛮族的阴谋得逞。”

    “谨遵主人吩咐。”聂云天恭敬的回答,聂晓燕的脸上满是笑容,犹如春花初绽,“主人,从此以后跟着您,真是我——我们蛮族最大的荣幸,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前去神族,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要保护你的安全。”

    虽然是在绝密的地方,蛮荒神器布置的阵法之中,但是一个少女如此的喜欢一个男人,还是使得聂云天有点尴尬,立即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在聂云天的内心之中,当然是希望早日可以成为太子岳父,可是他深谙人道,知道像是这样的事情,欲速则不达,越是渴望的东西,越是不容易得到,所以他只是给他们创造机会,至于以后的剧情,那就由造化来安排。

    血衣长老比之聂云天,更是精明,立即消失不见,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所以偌大的中军帐之中,只剩下薛冲和聂晓燕。

    聂晓燕羞涩的一笑,她知道自己刚才的真情流露使得薛冲十分的尴尬,不过情之所钟,聂晓燕其实并非是刻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真情的流露,想不到自己的老子和血衣长老就识相的离开,她当然也是欢喜。

    两个人都不说话,眼光也不敢看对方,但是忽然之间,两个人的眼光交接在一起,互相之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在这样的时候,聂晓燕反而有一点点的羞赧,并不像是以前一样的靠在薛冲的肩膀上,只是用一双幽幽的眼睛看着薛冲:“冲哥哥,我终于又见到您啦。”

    她的脸上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一种无法形容的冲动,一种渴望之极的思念。

    “我也是,见到你让我开心。”薛冲由衷的说道,他虽然略微大方一点,但是也不能太过亲昵,毕竟这里是聂云天的中军帐,万一被他看到自己轻薄他的闺女,怕是不好的影响?

    “谢谢您冲哥哥,那你是答应我保护你啦?”她显然并没有忘记先前的话。

    “晓燕妹子,现在是仙界最为混乱的时候,谁在这个时候有丝毫的差错,就会丧失立足的机会,我即将回到天庭办一件重大的事情,而前往神族和轩辕帝皇谈判也是势在必行,我就告诉你实话吧,带你一起回天庭或者是前往神族,都是不合适的。”

    “为什么?”

    “因为你的武功虽然看似高过我,达到仙道第七重至仙的层次,在世上的仙人之中已经是出类拔萃,但是依然会妨碍我的行动,而不是保护我。”

    “为什么?”聂晓燕更不懂啦,既然薛冲都说自己的武功足够高,为什么却不能保护他?

    “那是因为我精修心灵力的功夫,可以将自己的身形随意的隐藏,就算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也可能潜藏住自己的身形,躲避危险,晓燕妹子您的功夫是不错,可是在神族之中,武功比您高的人不下十人,我们一旦谈崩了动手,我担心您的安危,如果是我一个人,我可以轻易的逃走,但是有公主您在,我反而走不了。”

    薛冲说话的声音无比的真诚,用自己的双手轻轻的按在她的香肩上。

    聂晓燕十分感动:“冲哥哥,您这是为我好,为我着想,我答应您,不去就是啦。”

    她是一个识大体的姑娘,当然知道不能在这样的时候拖累薛冲。

    “谢谢您,晓燕妹子,我这就准备走啦。”

    正在薛冲挥手要和聂晓燕再见的时候,聂晓燕的脸色通红,一张俏脸犹如一朵盛放的玫瑰,用一种娇嫩的声音说道:“冲哥哥,您可以抱抱我吗?”

    这需要勇气,她的确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不是每一个女子都有胆量说出这些话的。

    薛冲震惊,停下,十分吃惊的看着聂晓燕的脸,然后火速的抱住了她,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托在半空,用一种虔诚得就要颤抖的声音说道:“妹子,我走啦。”

    然后,他轻轻的放下了她,感觉到全身馥郁的馨香还在自己的心中萦绕,永远都无法磨灭了。

    看着薛冲离开之后很久,聂晓燕才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悲伤的喃喃的说道:“冲哥哥,您一定要平安归来,晓燕还在等着您!”

    “孩子,主人可以在玄穹高这种人的身边都不被发现,做到太子之位,轩辕帝皇纵然厉害,怎么能够和玄穹高相提并论,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聂云天出现在聂晓燕的身边,拍着她的肩膀宽慰道。

    ————————————

    玄穹高上帝行营,中军帐之中,所有的人屏声息气,因为玄穹高正在发火。

    他发火很可怕,第一个触怒他的人是行军司马王冠,所以他现在已经尸横就地,死状凄惨,形神俱灭。

    王冠的话很直接,只是不小心说错了一个字“败”,所以他的头没有了。

    玄穹高要的是所有人分析战斗失利的原因,不能说败。当然,这只是一个潜规则而已,事实上玄穹高杀王冠用的理由并不是因为王冠说了“败”这个字,而是他“延误战机”,没有在血衣长老对杨戬发动攻击的第一时间向他禀告战况。

    可是谁都清楚,在那样的情形之下,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稳定军心,不要崩溃。可是作为行军司马,前方发生了这样天大的事情,是需要向天庭军部发出警报,他只是发出得比较晚而已,这就已经是死罪。

    “陛下,是微臣的错,微臣愿意以死谢罪。”杨戬跪在地上,双腿颤抖。

    他不仅是玄穹高上帝手中的大将,威震天下的人物,更是玄穹高上帝的外甥,有很深的血缘关系,别人可以不为玄穹高尽死力,但是他必须全力以赴,但是在这样的时候,他输了,这一战还输得很惨。

    事实上,自从和蛮族交手以来,天庭的军队一直都在打胜仗,一直都在蛮族的屁股后面追赶,取胜杀人那就是家常便饭,还从来没有一次这样狼狈的。

    客观的说,蛮族这一战死伤的人数和杨戬手中的损失差相仿佛,可是这在杨戬看来就是失败,而在玄穹高上帝看来更是失败。

    不仅失败,还大大的挫折了大军的锐气。

    玄穹高既要让在列的将领说出失利的原因,而且让他们不能敷衍塞责,还要他们说话小心在意,也难怪这里的气氛异常。

    “杨戬,谁说是你的错啦?朕说过你错了吗?”玄穹高大声的质问起来。

    “陛下,陛下没有说过,是——是微臣自己感觉有错。”

    杨戬瑟缩的说道,他害怕玄穹高上帝,倒不是因为玄穹高的武功在他之上,从小到大,他都把玄穹高看作是自己的父亲一样,他的确也是玄穹高着力培养的子侄,对玄穹高有一种天然的敬畏。

    玄穹高就叹息,深深的叹息:“杨戬啊杨戬,你能在突然遭受道袭击的情况下镇定自若,让手中的部队结成阵势,用符雷开道,硬生生的从断魂谷之中打开一个缺口,摸清了断魂谷口的情况而回,并且杀敌一万有余,你有错,你有什么错?”

    杨戬的心中大喜,玄穹高这是要放过自己的节奏,他又如何不知,闻言赶紧打蛇随棒上:“多谢陛下您的夸奖,这些虽然算是小小功劳,可是因此却损失手下战士一万,微臣正在深深自责。”

    玄穹高就冷笑一声:“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二郎,这里是战场,可不是别的地方,已经不错啦,朕不会追究你的过错,不过你的功劳,既然你自认为有错,那就抵消了吧,诸位,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玄穹高上帝说出这话的时候,用眼睛看准了太辛。

    太辛赶紧开口:“陛下,这一次杨戬将军进攻断魂谷,的确是立下功劳,摸清了敌人的虚实,而且摸清了断魂谷口的虚实,为我们立即进兵做好了准备,至于死伤一万战士,那不足为奇,因为我从中感受到了来自于余飞龙的杀气,很显然,这一次和蛮族一起动手的,除了蛮族自身的兵力之外,精兵之外,还有另外一只战力强大的队伍,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来自于余飞龙。”

    玄穹高的脸色变啦:“你怎么能够确定是他?”

    太辛就十拿九稳的说道:“回禀陛下,在下修行的功夫乃是天龙仙劫,可以用透支生命本源的办法来确定未知之事,这是我用卦之后的结果。”

    “哼,余飞龙,果然是这个狗东西!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啦,我知道他就是不想看着我强大,就是一心和我作对,可是我依然有点怀疑?”

    “回禀陛下,您问问杨戬将军,这一次出现狙击你们的对手之中,最难缠的,也是最善于使用符雷的,是不是一些你们以前见都没有见过的人物,甚至是听都没有听说的人物?”

    “是的,回禀陛下,微臣这一次损失惨重,猝不及防之下,受到伤害最严重的,其实就是这些不知名的高手,他们的武功倒是没有多高,只是善于使用群战的阵法,而且手中的符雷厉害无比,我们一时之间根本就近不了他们的身。”

    玄穹高再无怀疑:“是啊,整个仙界之中,所有的仙人,都在朕的监视之中,凭空冒出来的这些人,这些高手,不是余飞龙这狗东西的手下,又是谁的呢?”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