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玩闹

    服务员通过酒店送餐专用的电梯,直接将菜品送到了套房内。

    于是三人就在套房餐厅的简洁桌上随便将饭吃了,接着安悠还躺在沙发上用手机刷了会儿新闻,到快下午两点的时候才拿好自己的衣服、苹果等东西出门退房。

    走在楼道中,安悠依旧不太愿意搭理安阳,一个人走在前面,萧雪儿则落后一点,和安阳并肩而行。

    地毯很软,踩着有种不安稳的感觉。

    萧雪儿一米七二的身高在南方已经算得上很高了,更何况女生看起来总是要比男生更出挑些,身材越好越是如此,所以即使她穿着平底鞋,看起来也不比安阳矮多少,宛如一个走在他身边的精灵。

    下楼,刷卡结账,走出门外。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安悠这才瞥了眼安阳,问:“你没开车来吧,那你怎么回去?”

    安阳用眼神示意她看向酒店门口。

    安悠也心领神会的转头看去。

    只见酒店门口正停着一辆狰狞的安氏汽车“怪兽”跑车,通体漆黑,静静地蛰伏在雨中,承受着雨帘水幕不断的冲洗。

    “刚开过来的。”安阳说。

    “哼嗯!”安悠在酒店门口矗立片刻,这才道,“那我们就走了。”

    “路上开车小心点。”

    “嗯。”

    说罢她便踏下酒店门口的台阶,而一个酒店保安举着一把黑伞跟在她身边。

    萧雪儿翘首看了眼安悠雨中的背影,趁她没看见,忽然靠近安阳,踮起脚尖、伸过头便在安阳脸上轻点了一下,这才往前踏下阶梯,同时头也不回的喊道:“安阳哥哥我走了!”

    安阳扯了扯嘴角,看着她追上安悠、走进红色的时代极速中,这才动身。

    昨晚自己和萧雪儿虽然因为安悠的打断而没能继续下去,但也已捅破了窗户纸,现在看来她已因此而有些无所顾忌了。

    拉开“怪兽”车门,对身边为****的保安说了声谢,便钻了进去,当见前方的红色时代极速在怒吼中远去,他才启动车,一脚油门下去,也轰鸣着撞进连绵雨幕。

    他和她们走的方向不一致,于是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他按了声喇叭,便一头钻进了左方街道中。

    车道很宽,车很少,他调整到自动驾驶模式,放开方向盘、离开油门,车依旧平稳的行驶着,他则拿出手机,给小倩同志发了个短信问她回家没有。

    小倩同志很快就回了短信。

    “没有,还在薇薇这。”

    “我来找你。”

    安阳说罢将手机放下,重调路线,“怪兽”跑车顿时在雨中一个漂移转向旁边一条街道,轰鸣一声,很快消失在原地。

    没多久,他到了纪薇薇租住的楼下。

    打开车门出来,虽然四下无人,但他还是取出一柄雨伞,撑起往楼道口走去。

    雨势比早晨稍小,但不太平的地上汇聚了许多浅水坑,安阳对此不管不顾,因为就算踩在浅水坑中也无法打湿他的鞋子。

    很快,他停在纪薇薇门口。

    “咚咚咚。”

    安阳象征性的敲了下门,随即伸手一推,门锁发出咔擦一声,便被他推开了。

    纪薇薇家的房门直对客厅,安阳一眼就能看见坐在沙发上织毛衣的小倩同志和站在三米外愣住的纪薇薇,看样子纪薇薇似乎是准备过来为她开门。

    “下午好。”安阳耸了耸肩道。

    纪薇薇眨了眨眼睛,愕然的看着他,随即才深吸了一口气:“你要是能自己开门就请不要敲门好吗?姑奶奶起身很累的!”

    “哦。”安阳淡淡说着,轻车熟路的弯下腰从她门口鞋柜拿出一双男士拖鞋,穿上后走进屋中,“你们在干什么呢?”

    纪薇薇一阵气急,感觉自己的话又被他当了耳旁风,但也奈何不得他,只得走回沙发边一屁股坐下,举起织了三分之一的毛衣和毛线球道:“还能做什么,都快一月份了,当然是准备置办新衣服过年啊!”

    安阳扯着嘴角:“说得那么可怜,不就是打个毛衣么,每年买那么多新衣服,还用自己织毛衣?”

    “自己织的更暖和!”

    “心理作用!”

    “放……胡说八道!”

    “织吧织吧,反正没商城里买的好看你也不会穿的。”安阳淡淡说着,随即在沙发上坐下来,拿起一个橘子开始剥皮。

    “你要死啊你!”纪薇薇白了他一眼,不管不顾,继续自欺欺人的织毛衣。

    小倩同志也用很软的纯羊绒毛线在认真的织着个什么,现在还只织起一小块方方正正的布料,看不出织的是什么。只不过她用了两种不同颜色的线,而且织出来的比例也不同,看起来很美观。

    安悠剥好橘子,擦了擦手。

    “你们要吃吗?”

    小倩同志摇了摇头,表示不吃。

    纪薇薇也没说话,只淡淡的看向他。

    安阳顿时将一个橘子掰成两半,把更大那份递给了纪薇薇,自己则拿着小半个一瓣一瓣的掰着吃。

    那边纪薇薇两口将自己的吃完,又瞄了一眼他手上,装惊讶和不在意的道:“咦?我的都吃完了,你怎么还没吃完?”

    安阳一阵无奈:“拿去拿去。”

    纪薇薇一边擦着双手一边伸过头,一口将他手上的两瓣橘子咬走了。

    接着她一咬,两瓣橘子的汁液就从嘴里飚了出来,落了几滴在衣服上,还有少许沿着下巴流下,弄得她好不狼狈。

    安阳连忙扯过纸巾,趁着橘子汁还没渗透进羽绒服里,赶紧擦了擦,然后又给她将下巴上的橘子汁也一并擦掉,才道:“又没人和你抢,急什么急!”

    “我手上有没有空,只能一口吞了!”纪薇薇说这着还悄悄看了眼小倩,发现小倩只是微笑着,没有吃醋迹象才放下心来,“对了,你妹昨晚的演唱会很成功啊,到今天早上不少人都在求她的信息。”

    “她们……”安阳稍作沉默,“这些一夜来的关注终究是虚的,如果她们肯趁热打铁的话,这些名气也许还能稳定下来,但现在她们还有学业、还要学习声乐、舞蹈和演技,暂时没有那么多时间,估计这些网上的热度用不了多久就会渐渐平息下来吧。”

    “看来你妹是认真了,老安家要出一个大明星了。”纪薇薇咧着嘴,忽然又问道,“话说你昨晚回家了吗?”

    小倩同志在旁边轻笑道:“我猜是没有回去。”

    安阳无语:“你要叫安二悠就叫安二悠,要叫安悠就叫安悠,叫小悠也行,能不能别老是你妹你妹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骂我呢。”

    纪薇薇无辜的瞪着眼睛,摊开手:“现在是讨论称呼的问题吗?我们明明在问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回家。”

    “……没有,在酒店睡的。”

    “哇!你带你的雪儿妹妹去开房了!”纪薇薇惊叹道!

    “还有安二悠。”

    “嘶……”纪薇薇做出震惊的表情!

    安阳脸顿时一黑。

    打毛线的小倩同志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尽管她平常也挺喜欢调笑自家夫君的,但因为受到的教育、成长的环境不同,这种话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

    纪薇薇则依旧保持着不可思议、不敢置信的表情,却微不可查的调整了些位置,离安阳远了点。

    但这毫无卵用!

    “啪!”

    安阳一巴掌拍在她头上,道:“大学毕业三年,你倒是变成老司机了啊!”

    “嘶……”纪薇薇吃痛的揉着脑袋,“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某些人都成仙了,我成老司机还大惊小怪的,真没见识!”

    “呵呵呵……”

    安阳呵呵笑着,又是一巴掌拍下。

    “哎哟!安大阳你还打上瘾了是吧,姑奶奶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纪薇薇说着将针线全都放下,开始撸袖子。

    安阳咧开嘴:“好啊,让我看看你是怎么让我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的!”

    小倩同志就在旁边一边带着淡淡的笑意一边看他们闹。

    待纪薇薇将袖子撸到胳膊肘,便直接越过他坐到正在看热闹的小倩同志身边,拉过她的手开始聊家常:“小倩姐姐,你是不知道啊,安大阳小时候可调皮了……”

    话还没说完小倩同志就微微一笑,安大阳这个称呼她可还是第一次听到。

    唔……就像刚刚的安二悠。

    当纪薇薇提到他们初中那个打扮很开放、很时髦,身材很丰满的英语老师时,安阳果断的认怂了,连忙过去捂着她嘴。

    “错了错了,我认输!”

    “唔唔……放开……唔唔……”

    “放开你可以,但是你不能再说了!要是同意就点头,不同意就继续唔!”

    纪薇薇连忙一阵点头。

    安阳这才放开她。

    “我咬死你!”

    纪薇薇往前猛地咬在他手上,随即才抬头看向他:“知道错了!”

    “……知道了。”安阳无奈道。

    “那马王爷有几只眼?”

    “……三只,三只。”

    “以后还捂不捂我的嘴了?”

    “……不捂了。”

    “这还差不多!”纪薇薇得意道,“不过你可别以为你得逞了,我和小倩昨晚可是睡了一晚上,两个女生,睡一晚上,期间各种话题,你懂的!”

    “……”安阳顿时苦着脸看向小倩。

    小倩同志一边掩嘴笑着,一边轻微的点了点头:“昨晚薇薇确实和我说了很多以前的事,很有趣呢!”

    安阳顿时愕然,随即面如死灰。

    “完了,完了完了……”

    小倩同志则依旧轻笑着,感觉这样玩闹说笑似乎更有家的味道。

    感谢订阅!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