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差点气死刘表

    刘表亲信出去没多久便回来了,向着刘表禀报道:“主公,蔡冒将军带着麾下许多将军求见。”

    “嗯?”刘表悚然大惊:“蔡冒不是在江夏抵御周瑜吗,难道前线出了什么变故不成,快请他们进来。”

    不过多时,蔡冒领着一众世家将领,以及许多世家官员走了进来,至于黄忠几人,蔡冒顾及刘表颜面,还没让他们过来。

    一行人走了进来,刘表连忙询问道:“德硅,可是江夏战事出现了变故。”

    蔡冒摇了摇头说道:“主公放心,江夏一切平安。”

    刘表松了口气,这才看到蔡冒身后站着荆州核心的将领,官员,眉头一皱道:“你们怎么来了,可有什么事情禀报?”

    蔡冒拱手说道:“我们的确有大事求见主公。”

    刘表心中一惊,能让蔡冒带着荆州所有重要的官员将领前来求见的,肯定是大事。刘表连忙询问道:“德硅,到底是什么事,让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一众官员将校对视一眼,齐齐拜倒道:“我等请求主公不要与赵匡胤合作。”

    刘表皱着眉头说道:“此时我心意已决,你们不必再说。如今江东来势汹汹,黄忠又丢了长沙,长江汛期一过,孙策必定与周瑜合攻江夏,江夏一丢,我南郡便无险可守。不找外援,凭借你们的实力,如何地方江东贼子,你们若是能抵御江东人马,我又何须请赵匡胤呢?”

    刘表的言外之意便是责怪这些将领无能了,你们不能击败江东兵马,如今还不让我请外援?

    少数人被刘表说的面露羞愧,但绝大多数人却神色如常。我们无能,你刘表又有能力了吗?你自己想逍遥快活,可不能拉着我们跟你陪葬,你死了之后,我们怎么办?

    “主公此言差矣,赵匡胤公然与天子对抗,叛贼的身份天下皆知,主公与他合作,岂不是与逆贼同流合污?主公身为汉臣,怎能如此?还请主公收回成命!”蔡冒再次向着刘表拜倒道。

    “德硅你……”刘表满脸的震惊之色,要说荆州最了解他的人,便是蔡冒了。刘表实在想不通,蔡冒为何会纠集这些人来反对他。

    旋即刘表眼睛一亮,笑道:“德硅,你不同意我请赵匡胤来对付江东兵马,莫非有你什么计策对付江东不成?”

    话一说完,刘表更加肯定了这种想法,蔡冒在江夏抵御江东,如今突然回来让他不要请赵匡胤对付江东,肯定有别的办法对付江东啊。

    蔡冒点了点头道:“主公我的确有办法击败江东,而且还能保住主公的名声。”

    刘表大喜过望道:“德硅,你还跟我卖关子,有什么办法快快说出来吧。”

    蔡冒起身拱手道:“主公乃是大汉臣子,如今荆州受到江东的进攻,自然应当请求朝廷的帮助。天子实力强大,只要主公请求天子出兵相助,自然能够击败江东兵马。”

    蔡冒说话间,刘表的脸色便一直在变,等到蔡冒说完,刘表的身体已经瘫软在了座位上。一脸震惊的看着蔡冒说道:“德硅,你是我心腹,怎么如此?”

    蔡冒怜悯的看了一眼刘表,摇了摇头说道:“主公身为汉臣,如今荆州被攻,请求朝廷出兵理所应当,为何不能如此?”

    “还请主公向朝廷求援!”

    “还请主公不要与赵匡胤等叛逆之流同流合污!”

    一众下属向着刘表拜倒道。

    “你们……你们……”刘表不可置信的看着下方的一众下属,随即面色一阵潮红。

    “噗……”终于一口逆血从刘表口中喷出,旋即刘表瘫软在座位上,不省人事。

    “主公!”众人悚然大惊,连忙走上前去查看,但刘表已经昏迷,任由众人喊叫也叫不醒。

    蔡冒只得将刘表抬进卧室,让蔡夫人照顾,同时传来医官。

    一众下属在门外等候,房中蔡夫人坐在一旁照顾刘表,蔡冒坐在厅中的座位上,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个医者则坐在床边把脉,诊治。

    “先生,我夫君怎么样了?”医者把脉完毕,蔡夫人连忙询问道,蔡冒见此也走了上来。

    医者叹了口气道:“主公本就有消渴之症,这几天一直调理身体,因为心脉郁结一直不见好。如今更加是急火攻心,难以医治啊,我只有开几张清热去火的方子慢慢调理。”

    蔡夫人闻言脸上愁容更甚,刘表一直身体不好,调理了许多年都是这个样子,如今更是急火攻心,岂不是说以后都要一直卧病在床好不了了?

    医者下去之后,蔡夫人看向座位上坐着的蔡冒,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怨念。

    想他当初年纪不过双十,刘表入荆州,蔡冒为了攀附刘表,将他嫁给刘表。刘表早年倒也一表人才,生的好大雄伟,器宇轩昂,有八俊之美名。

    蔡夫人初嫁刘表之时,刘表倒也能力不凡,一统荆州,将偌大一个荆州打击的井井有条。

    但自从刘表败于刘辩之手,便再无雄心壮志,每日贪图享乐,锦衣玉食,渐渐染上消渴之症,也就是糖尿病。其相貌更是一天比一天老,加上心中忧愁,竟不能人道。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年纪轻轻的蔡夫人如今不过三十来岁,如何能忍受这些。如今刘表。更是被蔡冒给气的卧床不起,更要他每日服侍,一想到今后的日子,蔡夫人便感觉一片灰暗。

    “你说你,他身体本就不好,我一个妇道人家每日空首闺房也就罢了。你怎么还将他气成这个样子,让我每天对着这幅老脸来服侍。”蔡夫人看向蔡冒不由得痛骂道。

    “姐姐莫气,我这也是逼于无奈啊。这刘表胸无大志,当初与天子一战,直接就被刘辩吓得没了进取之心。如今天子一统河北,天下在无人能挡住他统一的道路,我蔡家在跟着刘表,只能是走向灭亡。我若是不为日后着想,怎么对得起蔡家的列祖列宗?”蔡冒连忙解释道。

    “你就知道为蔡家着想,怎么不替姐姐着想,将我嫁给着废物,毁了姐姐一生的幸福?”

    蔡冒叹了口气道:“姐姐莫急,我表示帮助刘表,你不还得伺候他吗?如今他卧床不起倒也好了,估计没几天好活,到时候我投靠天子,便为你寻找一个好夫婿改嫁算了,天子手下那些个大将,威武不凡,许多人都未曾娶妻呢。”

    蔡夫人闻言又羞又怒:“谁要嫁给那些个莽汉,整天打打杀杀,说不定哪天战死沙场,我岂不是要守活寡?”

    “好了好了,暂且不说这个!”蔡冒也懒得跟蔡夫人这个深闺怨妇扯皮。将蔡夫人拉到一边,低声吩咐道:“姐姐,这刘表是不会赞同我请朝廷兵马入荆州的,你每天在他药里加点这个,让他每日昏昏沉沉便好。”

    “我虽然不喜欢他,但也一直恪守妇道,你怎么能让我毒害亲夫?”蔡夫人闻言大怒,将蔡冒递过来的药包给推开。

    “这不是毒药,只是一包蒙汗药罢了,你每天只用加一指甲盖,让他昏睡便好。他昏迷个几天,荆州群龙无首肯定不行。到时候我便拥立综儿暂代荆州刺史之位。请求朝廷发兵,那个时候他醒过来,也是无济于事了。”蔡冒连忙解释道。

    刘表生有二子,长子刘琦,次子刘综,都是发妻所生,演义之中刘综为蔡夫人之子,其实是错误的。刘琦与刘表长相相似,原本刘表很喜欢她。

    只是后来刘综取了蔡夫人的侄女,也就是黄月英的表姐妹。刘综跟蔡夫人以及蔡家扯上关系之后,又间接与黄家攀上了亲。蔡夫人又时常向刘表说道刘琦的不是,在加上刘综的地位,因此刘表又喜爱刘综,而厌恶刘琦。

    一听蔡冒手里拿着的不是毒药,蔡夫人才放心心来,迟疑的接过药包,说道:“罢了罢了,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帮你了,但你绝不能伤他性命啊。”

    蔡冒连忙点头说道:“刘表与我是亲戚,我怎么会害他?将来朝廷兵马过来,我请求陛下封他做安乐侯,享受富贵。”

    蔡冒说完便出了房子,门外院子里,一众下属正在等候,见蔡冒出来,连忙上前询问:“将军,主公他如何了?”

    “主公他需要休养,你们吵吵闹闹,主公几时能好?”蔡冒眼睛一瞪,低声喝道。

    众人连忙闭嘴,蔡冒又道:“你们先回去,其余将领返回江夏驻防。”

    众人走后,蔡冒之弟蔡和低声问道:“兄长,事情办的如何了?主公他能答应吗?”

    蔡冒低声道:“放心吧,主公这几天醒不了,到时候我拥立综儿代替主公。你率兵把手刺史府,不要让人来见主公,特别是刘琦。”

    蔡和闻言松了口气,点头说道:“兄长你就放心吧,没我的命令,任何人都见不了主公的。只是姐姐那里,可曾说好。”

    “放心吧,他那里我都交代好了,你守住这里便是。”蔡冒点了点头离开了刺史府。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