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你这么爱装逼,你咋不上天呢!【七更,求订阅】

    在楚修杰开口之后,众人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们也脑补的和楚修杰差不多,这也是他们能够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

    肯定是楚云凡早就有所准备了,与楚鸿才联手设下了一个局,引得楚修杰这一波人上当。

    而偏偏楚修杰这一波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傻乎乎的送上门来被打脸。

    有很多人想到楚修杰被连续打脸两次,顿时也替他感觉到脸疼了。

    “好可怕的一招啊,难怪会被楚云凡叮嘱作为压箱底的一招了!”

    “这一枪的枪意,真是浩大的可怕,一枪裂云,万里无云,真心可怕!”

    “不错,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枪法呢!”

    “鸿才少爷就不说了,这凡少爷也是深藏不露呢!”

    这些忠信侯府内的下人看着这一幕,都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他们还在回味刚才那惊人的一枪,甚至能够帮助楚鸿才击败实力比自己要高上不少的楚永言。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秘法,真是可怕!

    此时他们再看向楚云凡的时候,眼神就一下子变了,楚云凡哪里还是之前那个没有办法修炼的废材少爷。

    虽然他们现在还是看不出楚云凡有修炼过真气的痕迹,但是不得不说,凡少爷确实是深藏不露,绝非等闲之人。

    之前楚云凡低调在许多人看来,那就是有自知之明,不敢出头,而现在看来,只怕也未必是这样子,恐怕是在蛰伏吧。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今天连续发生的两个大事都和楚云凡有关,也让楚云凡在这些下人的眼中,变的神秘极了。

    身上也笼罩起了一层迷雾,让人也根本看不清楚。

    “凡哥,真是太厉害了,这一枪!”

    楚鸿才直接从擂台上跳了下来,满脸兴奋的看着楚云凡,刚才的时候他几乎都以为自己已经输定了,实力的差距,很难用枪招来弥补。

    关键时候用上了那一招,居然能够反败为胜,这简直是完全出乎意料,他此时才明白楚云凡的苦心,楚云凡肯定看出了什么,又不方便直接插手,这才教授了他这么一招。

    这一招的威力他已经感受出来了,其威力之大,简直不敢想象,甚至这一招之中所蕴含的恐怖枪意,他需要摸索一辈子也未必能够摸索的完。

    一般人这种绝学肯定都藏着掖着,凡哥将这一招光明正大,毫无保留的教给他,这就是将他看做了自己人。

    想到这里,楚鸿才就兴奋的满脸通红。

    “这是自然的,你好好练,等你这一招登堂入室了,我再将剩下的招式交给你,不说天下无敌,天下之大,你也皆可去得!”

    楚云凡点了点头,脸色淡然,裂天枪皇所留下来的无敌枪法有这样的威力,那是应该的,如果连这样的威力都没有,那才让楚云凡不可思议呢。

    而其他人听到了楚云凡这个话,就更是感觉楚云凡简直是在装逼。

    你这么爱装逼,你咋不上天呢!

    刚才那一枪的威力他们都看见了的,那种万里无云的而恐怖枪势,就算是对于神通境的高手来说,那也是极为高明的枪法,甚至连可以说是极为高深玄奥的枪法。

    而那种程度,居然还没登堂入室,仅仅只是会了一些皮毛?

    吹牛能不能别吹这么大,都快要吹破了!

    没有人相信楚云凡所说的,楚鸿才只是掌握了一点皮毛,毕竟那样的武学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又不是神话小说,哪来的那么多厉害的蜈蚣。

    只掌握了一点皮毛就有这样的威力,那这一套武学的威力完全可以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在他们的眼里,这肯定是楚鸿才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才能够施展出来的。

    不过即便如此,这一套枪法的威力也着实足够骇人了,超过了他们所知道的任何一套枪法。

    尤其是对于楚修杰来说,更是感觉到了震撼,那一枪,如果换做是他好好修炼的话,也是可以成为压箱底的绝学的。

    不过很显然,以他和楚云凡现在累了的关系,他是没有机会学到了。

    在场也就只有楚鸿才是相信楚云凡所说的,因为他确实是今天,或者准确的说,就是刚才刚学的,楚云凡刚刚通过灌顶**将这一招灌输到他的脑海之中。

    和他脑海之中这一枪简直毁天灭地一般的恐怖威力想比起来,他现在施展出来的是,甚至连皮毛都算不上。

    更别说登堂入室了!

    不说楚云凡所说的其他招式,哪怕仅仅只是这一招,如果真能练到登堂入室,威力也是十分惊人,只怕一枪就能捅死一个神通境。

    而且这一招实在是太玄妙了,越是领悟越是感觉到自身对于枪法的领悟也在蹭蹭蹭的往上涨,这种压箱底的绝学,凡哥都愿意交手给他,这让楚鸿才生出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就算楚云凡现在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他的这种一根筋的热血,在许多人看来,是不屑一顾的,甚至觉得幼稚,但是偏偏楚云凡就是觉得这一点可取,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这赤子之心更加珍贵的了。

    那些人天赋再高又有什么用,一个个勾心斗角!

    “楚云凡,你好的很,居然暗算了我!”楚修杰咬牙切齿的说道。

    楚云凡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楚修杰是怎么想的了,不过他也懒得解释,根本没有必要。

    有些事情,对于有些人来说,根本是超出了他想象之外的事情。

    相对于楚云凡的目光来说,楚修杰所执着的于他不过只是井底之蛙而已。

    “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就在这擂台之上?”楚修杰说道。

    “就你?”楚云凡嗤笑一声说道。“我可没有空,这样吧,一个月,一个月后,楚鸿才代替我出战,你敢接受挑战么?”

    楚修杰气得浑身发抖,楚云凡对他不屑一顾,甚至要让他根本不曾放在眼里的楚鸿才在一个月之后挑战他,这不是在狠狠打他的脸么?

    “好,一个月之后,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如何然楚鸿才挑战我,我等着那一天!”

    楚修杰钢牙紧要,一字一顿的说道。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