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突围

    王大麻子带来的人,个个都是亡命之徒,跟着他做了不少坏事,他们看到只有苏木元一个人的时候,不由得都面带阴险的笑容。

    苏木元若是落在他们的手中,恐怕会死的很难看。

    “我看你是白费心思了,你一克都拿不走。”

    他说完,苏木元冷笑一声,他终于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了,以为他没有准备吗?怎么可能,他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王大麻子会做什么,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有什么道义可言的。

    “就凭你?”

    王大麻子嘻嘻笑着,放眼望去,这四周都是他的人,不算上这周围的手拿枪和棍棒的,还有楼上的狙击手。

    他胜算在握,就算是苏木元另有安排,他一样是胜券在握的。

    法师在旁边听着他们的谈话,不由得眉头一蹙,这小子真是不怕死的快哦,这都什么时候了,也不看看周围都是谁的人,他竟然敢这样说,或许他根本就没有主意到楼上的那几个狙击手吧,幸好她早发现,而且采取了措施,否则现在他恐怕早就已经成了筛子了。

    “就凭你?”

    王大麻子那得意的笑声,就像是一只贱兮兮的狐狸一样,笑声诡异。

    他大手一挥,围在苏木元身边的人,就挥舞着棍棒刀枪朝苏木元冲了过去。

    法师差点儿没忍住,她可不希望苏木元受伤,所以她时刻关注着苏木元的动态。可是她刚刚探出头去,就看到苏木元,就像是开挂了一样,竟然身手那么好,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周围的人给干掉了。

    她看的一愣一愣的,这可比看电视剧还过瘾啊,电视剧中打斗还得有个慢镜头呢,她这亏着还活了那么久,她竟然没见过身手这么好的人,竟然在刹那间,就将身边的那么多人给打到了。

    王大麻子起初是得意的,但是当他看到苏木元身手太好,将自己人都打倒之后,他开始慌了神了。

    原本还以为楼上的狙击手不用出手了,现在看来不出手是不可能了,他拍了拍手,冲楼上做了个手势,然后静静的看着苏木元,此时苏木元已经冲着他过来了,挥起拳头就要揍他,而他扬着脸,一副你打吧,你过来打吧的架势。

    他自信的看着苏木元,等着他被狙击手狙杀。

    结果他的脸上却瞬间传来了**辣的感觉,鼻子差点儿歪了,他只感觉到嘴里头多了个东西,像是吃了粒石子。

    他的牙齿被打落了几颗,满嘴的血腥味儿。

    那一瞬间他懵了,心里头在骂娘,这信号都打了,狙击手怎么没开枪。

    他一拳一拳的被苏木元打的差点儿死过去,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才抬头看着楼上,那些被她安排狙击手的地方,狙击手竟然都还在,还在却不知道为什么不开枪。

    法师长吁一口气,她就躲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苏木元将王大麻子打趴下,“说,信物在哪儿?”

    苏木元必须知道信物的下落,否则的话,那东西一定会被被人拿走,那可是危险的。

    不过这个王大麻子也是厉害的主儿,他无论如何也不说,法师都看不下去了,眼看着苏木元要将他打死了,他满脸是血,看着就要断气了。

    法师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帮他一下,不然的话,多了条人命,东西也找不到。

    “哈哈,哈哈哈!”

    王大麻子一脸血都要看不清面孔了,他却疯狗一样的笑着,两只麻雀一样的灰色小眼睛里都流出血来,“你打我啊,打啊,打死我!”

    他豁出命了看着苏木元,一点儿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躺在那里,软啪啪的。

    “你打死我,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人知道那东西在哪儿了,那批货物,过几年一样会在市面上出现,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多。”

    他说完仰天大笑,笑声凄厉可怕。

    法师怕被别人听到,引来路人,连忙用法术,将他和苏木元囚禁在保护的屏障内,声音只有他们二人,当然还有她才能够听到。

    法师见这样下去不行,他若真是死了那苏木元的打算就落空了,她偷偷的在暗处施了法术,偷偷的放松了王大麻子的警惕,他开始变得昏迷起来。

    “说出来你还能够活一命,至少你赚的钱可以用一段时间,过几天安生日子。但是你不说,你从此以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以后去畜生道,饿鬼道,还是低语,谁也无从知晓。”

    苏木元以前听奶奶讲过很多古墓的故事,很多古墓里都画了壁画,壁画上画过九重天,也画过十八层地狱,每一层都让人看的心惊肉跳,做的恶业越多,在地狱里受的煎熬就越多,越可怕。

    “我把它放在,冰箱里,冰冻在冰块里面,只要拿水化开就能够找到。”

    苏木元听到他的话以后,还是抓着他的衣领狠狠的说道,“你若是胆敢骗我,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骗你,真的,是真的。”

    他大口的吐血,虽然迷糊,可是那血腥味儿依然很重,满嘴都是。

    苏木元知道东西在哪儿了,也知道王大麻子住在哪儿,所以他放开抓着他领口的手,赶紧去他家找东西去了。

    法师看他离开了,她也赶紧驱车离开,当然也没有忘记抹掉那几个狙击手的记忆,甚至还给他们互换了身份,让他们各自拥有对方的记忆,如此一来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惩罚,让他们也饱受一下苦难。

    苏木元匆匆驱车赶往王大妈自家,他必须在信物被别人取走前拿走,虽然他放过王大麻子的时候,收走了他的手机,甚至切断了电话线,可是也难免会有人给他报信。

    法师原本是去找欧阳和月的,此时却只能够跟着苏木元一起了,因为她发现苏木元真的就是个孩子,玩儿心太重,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好好的考虑问题,她必须跟着他保护他。

    法师已经忘记了,苏木元无论多大年龄,跟自己比起来,那永远都是小的。很多事情他想不周全,完全可以理解,那些个对所有事物都考虑周全的人,事实上经历的更多。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