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另一个世界的我

    师远展开感知域,对里面进行查探。

    白色人形。

    不再犹豫,师远将刀尖刺入了心脏壁,位置在那张脸上方二十厘米左右。

    人脸和手掌的轮廓倏然消失。

    切割巨大心脏的感觉,说不出的怪异。但无论怎么说,都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当众人看到里面那个人时,都愣住了。

    那根本就是一个“血人”!

    “你是肖雅吗?”师远问道。

    那个人似乎被吓坏了,瘫坐在原地,浑身颤抖。

    “我们是来救你的。”师远又说。

    肖雅犹豫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地走出了那颗硕大的心脏。

    “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进到那里面的吗?”师远问。

    肖雅摇了摇头。

    她的表情依旧十分惊恐,两只不大的眼睛此刻瞪得溜圆。她的全身都被血液覆盖,只有眼白是白色的。

    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只有眼睛会动的红色人偶。

    “你的衣袋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方异圣问道。

    肖雅茫然地看着他,而后低头看向衣服上唯一的口袋,将手伸进去查探。

    她拿出了一张纸。

    很显然,那张纸不是她自己的。

    将纸展开,上面写着“无生便无死”。

    这就是下一步的线索?

    方异圣从肖雅手中接过那张纸,反复看了好几遍,除了这五个字外,再没发现其它任何文字或符号。

    无生便无死。

    没有出生,就谈不上死亡?

    这算是什么意思呢?

    师远一时也搞不懂这句话的含义,其他人也都是没有任何头绪。

    “肖雅,你要回到一楼和你的朋友们会合吗?”师远问。

    肖雅突然变得惊恐万状,大声说道:“不!我不要一个人走!”

    “既然如此,你就先和我们一起走吧。”

    简单地介绍了眼下的情况后,师远等人便带上了肖雅,继续在三楼寻找线索。

    肖雅衣袋中的线索已经找到,但师远认为,还要继续寻找“美人无踪”的线索,毕竟,那才是真正的任务目标。

    同一时间,海源市某座公寓中。

    “老公,你还不睡啊?”一个女子走向坐在电脑前的封岩问道。

    “哦,我再看个电影就睡。”

    封岩是个夜猫子,除了有登山计划时外,一般都会在后半夜两点多睡觉。

    “你看看你,天天熬夜,害得我和孩子也没法早睡。这不,刚刚哄睡着。”妻子有些埋怨地说。

    “老婆辛苦了。你先去睡,我现在睡不着。”

    封岩说完,不再看妻子,打开视频播放软件,开始观看一部影片。

    妻子叹了口气,无奈地回到了卧室。

    封岩却是转过头,看着妻子的身影消失在门中,站起身,关掉客厅的灯,来到了阳台。

    海源市不愧是大城市,虽然已经是午夜,外面仍然是车流如织。

    夜风微凉,封岩的心却是烦躁不安。

    那件事,必须绝对保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他站了一会儿,回到电脑前,戴上耳机,继续观看影片。

    这是一部惊悚片,口碑不错,据说特效做的特别好。封岩打算借着这部惊悚电影驱散一下内心的愁闷。

    电影的片名叫作《另一个世界的我》,一开场便是一个男人正在家中用电脑看电影的情节。

    画面中,那个男人背对着镜头,前面的电脑在黑暗的房间中发出白光。被男人的头遮挡的部分是黑色,男人的身体却融入了周围的黑暗中,看上去就像没有身体一样。

    封岩看着那个画面,感到一阵心悸。

    那个男人的身影看上去,很像他自己。

    封岩突然想,如果现在自己身后有一台摄像机,拍出来的画面,应该就是这样。

    这个念头一出现,封岩就感到一阵发冷。他情不自禁地回过头,似乎是要确认一下身后到底有没有摄像机。

    他没有看到,电影中的那个男人,也同时回过了头。

    当他将头转回时,他看到的仍然是那个男人的后脑勺。

    封岩咽了口口水,将电影暂停,将灯打开,又坐回了电脑前。

    电影继续。

    他看到,画面中的灯光也亮了。

    什么时候开的灯?

    封岩微微愣了一下,但随之便将其抛诸脑后。

    电影继续播放,那个男人没有再回头。

    那个男人是电影的主角。但是,令封岩感到纳闷的是,他竟然始终没有正面对着镜头,给人留下的,一直都是背影。

    这是特殊的拍摄手法吗?

    电影中,那个男人是一名人格分裂者,时而是彬彬有礼的办公室白领,时而又化身为性格恶劣的暴力狂。某天,他和朋友一起去登山,一路上都十分正常,但是到了山顶,他突然转化为了暴力狂,将朋友推了下去。由于此行只有两人,再加上所登的又不是什么名山,事件发生时并没有目击者。男人回到家后,身边不断地发生怪事,亲人也都不断被波及,先是儿子离奇失踪,而后是妻子自缢身亡,几天后又得到了远在老家的父母暴病而死的消息。男人近乎疯狂,但他却始终无法理解,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因为在身为第一人格时,他不记得那个黑暗人格所经历的任何事情……

    封岩的神经越来越紧张。

    电影的特效的确做得不错,但这并非封岩紧张的最重要原因。

    最重要的原因是,电影开头部分的情节和他现实中经历的事情,非常相似。

    有好几次他都想将电影关闭,但又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将电影当成了对他生活的预言,仿佛那个男人的结局,会成为他的结局一般。

    一个半小时后,电影终于结束。

    最后一个镜头,是那个男人因为得知了真相,在震惊中不慎从高处跌落,摔死在了坚硬的水泥地面上。

    也是在这一刻,封岩才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脸。

    那张脸,和他自己的脸,一模一样。

    封岩如同瞬间坠入冰窖一般,脸上变得毫无血色。

    演员表缓缓出现,封岩突然站起,扑到电脑显示器前,恨不得贴在上面。

    男主角的扮演者的位置,赫然写着“封岩”两个字。

    封岩颓然坐回椅子,视线仍死死盯着屏幕。

    就在这时,一张恐怖扭曲的鬼面毫无征兆地在屏幕上出现,一张黑色巨口呼啸着向他冲来。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