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解决

    没错,不是别人,正是急匆匆自嘉定城中赶回来的黄三。

    从岸边一直追到了嘉定城中可是跑了有两刻钟的时间,而黄三从干掉那名黑衣贼人到现在,不过才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可见这家伙跑得有多快了。

    “黄兄,你拦着我作甚?快上一边去,让我把这家伙给宰了!”穆肃有点红眼了,不管这些家伙的幕后之人是谁,都不能成为他们前来刺杀韩王的理由!

    黄三也明白了此刻穆肃的心理,所以他赶紧拦住了他,道:“我说穆大人啊,你怎么不冷静下来想想啊?只有留下这家伙,才能知道幕后之人究竟是谁!”

    虽说他的心中早已经有了预料,但是此番刺杀来得实在诡异,不仅对方人数众多,而且一个个身手不俗,能够组织起这样的队伍来,肯定不是一般势力。

    而且,这次这些贼人的刺杀不但来地非常突然,而且他们不论是出现人吸引注意,还是突然跳出来攻击朱松,不论哪一点,都说明这一切是有预谋的!

    所以,黄三考虑到,只是杀了这些人的话,根本就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唯有通过他们的嘴巴,揪出躲藏在幕后的人来,才能将这件麻烦事给彻底解决掉。

    “也罢,你说地确实有道理。”穆肃的脸色变了几变,终究是收起长刀,但还是冲着那人呵斥道:“你他娘地看什么看?给老子老实呆着,自会有人收拾你!”

    眼瞅着穆肃终究收住了火气,黄三这边也松了口气,不过他也知道这些家伙们可以说都是死士了,就像之前被他追到嘉定城中的那个贼人,直接就咬毒药自尽了,想到此,黄三闪电般伸出手在那壮汉的后脖颈上重重地点了一下。

    '噗通'一生,那倒霉的家伙直接双眼一番就被点晕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哎,黄兄,你这是做什么?”穆肃有些奇怪地瞧着黄三,问道:“不是……”

    “你且看着。”黄三对穆肃摆摆手,直接捏住了那壮汉的下巴,而后大拇指对准壮汉的左后槽牙一用力,顿时一枚明显经过填充的牙齿被挤了出来。

    “这是?”拿刀尖在那枚牙齿的正中位置压了一下,顿时一大片黑色的液体从牙齿中流溢了出来,穆肃挑起一点在鼻尖一闻,顿时一股子甜腥味传来,“毒?”

    “不错。”黄三点点头,“这些家伙应该都是某一方势力所豢养的死士,一旦被抓,立即自杀!为了防止这些家伙自杀,还是先拔除了他们的毒牙为好。”

    “也对,先把那些家伙的后路给断了。”穆肃点头,吩咐手下们将已经被抓住的贼人嘴里的一口好钢牙,全都给打掉了,连带着那鲜血十扑簌簌地往外喷呐!

    而这时,那帮被陈翰调遣出来的二十名醉仙楼的护卫们,在两轮射击之后,也全都放下了手中的弓弩,与这群来历不明的黑衣贼人近身战斗在了一起。

    那些穿上残活的黑衣贼人们,看起来应该是经常干这打家劫舍的营生,对于双方征战那时相当的熟悉,他们三五成团,各自之间的战法那是相当纯熟。

    正是因为这种纯熟的战斗方法,这些毕竟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醉仙楼护卫们,有那么一点不是人家的对手,如果不是仗着方才的那一轮弩箭攻击,怕是这些醉仙楼的护卫们在与这艘乘船上的贼人们刚一接触,就得被人全灭了。

    “陈掌柜的,你这帮手下的身手不行啊,最终修为还是要靠自身,只是仗着武器之利,早晚是要吃亏的。”朱松瞧见了那边的战斗,不由得摇头道:“青山啊,叫你的兄弟们去帮帮陈掌柜的手下,总不能瞧着他们被这帮家伙伤了吧?”

    “王爷,下官这便叫兄弟们过去帮帮手。”王青山也瞧出来了,这帮醉仙楼的打手们,别看长得五大三粗,很是吓人的样子,但是身手是真的不咋地啊!

    而那些嘉定卫的兵卒们呢,他们可都是杀伐果断的主儿,有的曾经卫戍过边疆,有的曾经杀过大明的匪患,更有甚者,曾经参加过靖难之役。

    这些嘉定卫,彼此之间特别熟悉,在冲到醉仙楼互为们身前之后,就开始配合着动手了,每每有人遭贼人围攻之时,便都会有几个兵卒冲过去攻击贼人。

    尽管那些黑衣贼人们很想要一涌而上,靠着人数上的优势,将这般在他们看来无比可恶的醉仙楼打手给干.死,可是每当他们想要向一块聚拢的时候,便会迎来周围那些嘉定卫兵卒们的突然攻击,他们想要凑成团?那根本就不可能!

    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前来谋刺朱松的黑衣贼人们,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开始了缓慢地消亡,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去再也站不起来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他们,面对死亡的威胁,却仍旧悍不畏死地往前冲。

    “难道他们也是接了麻那惹加那乃悬赏任务的杀手吗?”看到这一幕的朱松眉头大皱,暗道:“也没听说在这大明朝有什么大的杀手组织啊?这帮家伙是怎么回事?难到我猜错了,这一次并非是渤泥国的刺客,而是来自其他势力?”

    就在朱松心里头正寻思的时候,黄三却是提着方才被他打晕在地的家伙,大声吼叫道:“你们这些贼人们都他娘地给老子住手,看看老子手中的是谁?如果你们还想要你们老大活命的话,就赶紧地丢掉武器,自己投降!听到没有?”

    “白老大!”

    “白老大!”

    那些正在与锦衣卫、王府亲卫们缠斗着的黑衣贼人们,瞧这壮汉满嘴流溢鲜血的昏迷不醒,纷纷吼叫着,放弃了面前的敌人敢过来救援。

    除了最开始的追逐黑衣贼人到现在,黄三还一直都不曾动手杀人,这对于早就已经习惯了战场杀戮的他而言,特别是看到这满地的武器以及尸首之后,对于他完全就是折磨。

    眼瞅着着这帮黑衣贼人竟然不要命地攻击了过来,黄三一把将手中的所谓白老大也好,白爷也罢,丢给了戳在一旁的穆肃,随后整个人如同利箭一般冲了出去,如同狼入羊群一般,疯狂地在黑衣贼人群中砍杀了起来。

    不说别的呢,先是这帮黑衣贼人的老大被擒住,而且一脸的鲜血,那凄惨的模样,已经让他们吓坏了;现在又有了黄三这个久经沙场,踏入化劲中期的强人加入,仅剩的这两百来号黑衣贼人,开始乱了手脚,不知道咋打了。

    当然了,乱阵脚归是乱阵脚,这些黑衣贼人们毕竟是经过系统训练的人,虽说没有锦衣卫以及韩王府亲卫们那般厉害,可是也有着自己的骄傲,看起来还是都悍不畏死。

    可是这么多人,终究是人心肉长的,他们又没有金刚佛陀的金身,再加上黄三那如同猛兽一般的疯狂厮杀,已经让一少部分上午黑衣贼人心底萌生退意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眼下大局已定,一切都已经失去了挽回的可能。

    又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终于有贼人忍不住了,大吼了一声:“任务失败,速速回去禀报楼主!”

    吼了一嗓子之后,那吼话的黑衣贼人,直接向着嘉定江里头跳了下去。

    噗通!噗通!

    一时之间,那些人落水之声几乎是连成了片,跃水而下折腾起来的白色浪花,在昏黄的烛光以及月光之下甚为显眼,晃得人有点眼晕。

    “青山,黄三,本王可不想让这些家伙跑了,给本王去将他们给抓回来!”

    一直袖手旁观的朱松冷笑了一声,吩咐王青山他们安排人下水去抓这些黑衣贼人。

    “是!”王青山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冷笑了起来。

    短短的一刻钟之后,那些愚忠的,明显还在奋力负隅顽抗的贼人们,已经全部被杀死了。

    至于那些为了逃命而跑掉的黑衣贼人们,一个都没跑了,全都被朱松那些手下们给拎着脖子提溜了回来。

    这些人并不算多,大概只有三十来个,瞧他们此刻那落汤鸡的样子,还真是充满了狼狈。

    形势大逆转啊,方才黑衣贼人们人多势众,而且多放谋划,准备射杀掉朱松;现在可倒好,不仅计谋失败了,他们反倒成了人数少的一方,而且只能跪倒在地上,啥都不敢说。

    谁叫他们放心跑了呢?

    ……

    眼下是大局已定,用不着朱松开口吩咐,王青山就开始命人清理嘉定江上以及江畔那凌乱的战场了。

    “王爷,这件事情需要通知南京城方面,虽说这里是四.川承宣布正使司治下,但是对于您的安全问题,万岁爷曾经特意交代过要随时上禀的!”

    穆肃一脸凝重地看着那些还活着的黑衣贼人们,被醉仙楼掌柜陈翰的护卫们给绑得结结实实地,对朱松说道。

    朱松皱了皱眉头,道:“不必,此事本王自有主张!倒是那些四.川各府的文武首官们,他们经历了这次,对于朝廷怕是会多少有点芥蒂了!”

    “王爷,您莫要介怀!”王鹏的脸色有点苍白,道:“下官倒以为,这件事情让各府的文武首官们对朝廷更加敬畏,再加上这一次,韩王殿下您救了他们的命,他们应该感谢您,感谢朝廷才是!”

    “这件事情毕竟是因本王而起,应该是本王向诸位大人们赔罪才是!”朱松摇了摇头,道:“这样吧,待他们回到嘉定城之后,每人都去本王住得地方领上一份东西,是本王赏赐给你们的,回头本王会去向四皇兄讨要一份旨意的,行贿受贿算不到你们的头上。”

    朱松这一次来四.川,除了解决加夫利德鲁之事外,就是查四.川百官贪腐之案,朱松想要向那些官员表达歉意,就只能找个正当的理由了。

    王鹏和司徒胜刚要推辞,朱松却是根本不给他们推辞的机会,转身对穆肃说道:“穆肃,一会你随陈掌柜的去醉仙楼一趟,好好警告一下那帮胆小如鼠、贪生怕死的商贾巨富们,今日之事让他们全都给本王烂在肚子里,否则的话,本王不介意让他们去诏狱里过后半辈子!”

    “下官晓得了!”穆肃眼中闪过一丝厉,对于朱松的话,他可是听得相当明白。

    朱松身为大明的亲王,而且还是最受宠、权力、地位最高的那一位,虽说众人心中早就已经知道是有人接了悬赏,可是如此有规模头组织的刺杀,众人还是想不想出来,大明的哪一方势力,但敢冒这等天下之大不违,不顾抄家灭族的危险前来四.川刺王?

    而且听方才那些落水的家伙们叫喊的什么‘楼主’,这件事极有可能是江湖上的哪一方门派或者帮派所为。

    这种事情现在想也没用,毕竟江湖上有那么多的门派和帮派,虽说朝廷里头也有记载,但是都在南京城里,想要查找的话,也只能回了南京再说了。

    “青山,你安排手下兵卒,护送这些大人们回城中的馆驿之中休息,本王便在这醉仙楼中小坐一会,等你回来之后再说!”朱松面色冷淡的吩咐了王青山一句,转身就往醉仙楼的方向走去。

    而黄三见状,则是唤过来一名手下附耳低声说了两句,便快步跟在了朱松身后。

    这些来自四.川各府的文武首官们,除了那些武官们之外,那些各府的知府大人们早已经归心似箭了,在听到朱松的话后,甚至连礼都没来得及施,就直奔嘉定城的方向跑了过去。

    ……

    清理完了嘉定江上与江畔,陈翰很快就命楼中的护卫们清理出了醉仙楼第一层后面的院子。

    这院子三面是厢房,平日里都是陈翰住在这里,刚好今日朱松过来了,就直接让给了朱松。

    朱松一个人满脸冰冷地坐在小院中的石凳上,冷眼看着天穹之上那并不如和明亮的月亮。

    今日谋刺之事,透着股子诡异,他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是江湖门派或者帮派的话,会是谁呢?难道他们不知道,朝廷对于江湖门派和帮派,都有登记在册吗?

    谋刺之事一旦查实的话,可不仅仅是砍头那么简单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