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裁军建议

    第五百七十七章裁军建议

    碧海蓝天,阳光沙滩。

    洛里斯特惬意的躺在灰色细麻轻纱搭建的遮阳帐篷下面,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们在海滩上戏水。这才是生活啊,洛里斯特长出了一口气,努力把自己在帝都所碰到的一切不开心和烦恼的事都给忘却。

    肯麦斯公爵提着一个小木桶走了过来,小木桶里装的是用硝石冷却法制成的冰块,冰块中放着两瓶果酒。在洛里斯特的身边坐下之后,肯麦斯公爵从小木桶里拿出两个玻璃酒杯,然后开了一瓶果酒。琥珀色的果酒清澈透亮,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撒发着迷人的清香。

    递了一杯给洛里斯特,肯麦斯公爵轻缀了杯中的美酒一口,赞叹道:“我真不知你的脑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奇妙的点子,竟然能在这么炎热的夏季制造出冰块来。在这样的天气里喝上一杯冰凉的果酒,实在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洛里斯特没说话,只是一口将杯中的果酒干掉,然后又给自己倒了半杯,从小木桶里找了两个冰块扔进酒杯中。

    现在是九月初,在帝都参加完二殿下的登基大典后,因为和二殿下又发生了一些争执,导致晚上的欢庆宴会不欢而散。所以洛里斯特和肯麦斯,菲利姆,沙欣等三位大公带着侍卫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帝都,不告而别。回到了希洛瓦斯岛上,和自己的家眷汇合。

    这里是望海庄园前的那一片白色的海滩,和肯麦斯家族的白金沙滩相比,这片海滩就狭小的多,不过也足够四位大公的家眷在此玩水了。看着沙滩上嬉闹的人群,肯麦斯公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花费了巨额的资金投入到自己家族领地的白金沙滩上去,将之建设成为整个王国的避暑胜地,准备每个夏天都能迎来大量的王国贵族和其家眷前来游玩。然后二殿下来了,游说王国贵族出兵征战商业联盟,结果三年血战,所有的王国贵族都伤亡惨重,再也没心思到白金沙滩游玩避暑了,大家都窝在家里舔舐伤口来着……

    “没事,明年你再邀请那些贵族到白金沙滩去游玩,已经五年了,该忘的也忘掉了,现在帝国复兴,这几年应该不会再打仗了,大家兜里有了钱自然会去你那里玩的。”见肯麦斯公爵盯着沙滩发愣,洛里斯特当然明白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啊,不是……”肯麦斯公爵回过神来:“这个我倒不担心,刚才我想的就是盛典那天晚宴上陛下所说的裁军建议到底是什么意思?”

    登基大典结束后,二殿下在皇宫里举办了盛大的欢迎宴会,招待所有前来参加盛典的帝国贵族及其家眷。虽然这次盛典前发生了一些不如意的事情,但在二殿下的努力下,今天的登基大典可以说是圆满成功。心满意足的二殿下在欢庆宴会上宣布了今后三年自己的施政方针,不外乎是关注于内政民生,提高帝国的财政收入,充实国库,鼓励商业大力开发矿材资源,以及精兵简政……

    重点就在精兵简政上,二殿下认为现在帝国复兴,所以他准备恢复前帝国的三军团制,也就是皇家近卫军团镇守帝都,白狮军团对外征伐,狂风军团对内清剿山贼流匪。同时在皇室直辖的省份各建立一支守备兵团以镇压地方。另外二殿下还将准备再次建立皇家骑士团,征招王国贵族的亲属子弟成为皇家骑士为克里森皇室效力等等……

    这些其实都是克里森皇室的旧制,大家都不在意。就象皇家近卫军团,白狮军团,狂风军团就是前克里森帝国的三大常备军团,受皇室直辖,只要二殿下养得起多建几个军团大家也没话可说。至于皇家骑士团则是给帝国贵族那些不能继承爵位和领地的子弟一个出路,在和平期间有时为了避免纷争,这些子弟甚至不能加入自己家族的武装,以免给家族的继承人造成困惑和威胁。象洛里斯特已经战死沙场的二叔,就是前克里森帝国皇家骑士团的副团长。

    不过让所有的帝国贵族没想到的是,在谈完了这些帝国的常备军制后,二殿下向在座的帝国贵族们提出了一个裁军建议,他说现在帝国复兴,太平可期,帝国的领地贵族们不应该再继续扩建自己的家族武装,应该把有限的金钱投入到领地的开发中去。所以他建议帝国的领地贵族们应该精简自己的家族武装,并商讨建立一个大家都遵从的家族武装制度来限制所有领地贵族的家族武装编制。

    二殿下认为,一位帝国男爵,他可以建立两支或三支百人队作为家族武装,子爵可以拥有五百人,伯爵可以建立一支千人规模的家族武装,帝国侯爵最多拥有三千人马。至于领地公爵,可以组建一支家族武装兵团或者是一个小规模编制的家族武装军团。比如可以把现在拥有的四万五千人的大编制军团缩减为四个六千人规模的小编制兵团外加一个负责后勤的千人队,这样一个军团的总人数就只有两万五千人左右。

    二殿下强调这是为了各位帝国贵族的钱包着想,毕竟在太平岁月供养一支大规模的家族武装对任何一位帝国贵族来说都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和负担。二殿下认为,减少了军备上的支出,有利于帝国贵族们更好的建设领地和享受美好的生活。至于那些盘踞在各地的山匪和流寇,帝国组建了狂风军团后将进行大力的清剿,而不需要领地贵族们自行负担剿匪的责任。

    二殿下悲天悯人的表示,三年的法力丘平原血战几乎让所有的帝国领地贵族都遭受了不少的伤亡,所以减少各位领地贵族的军备支出就是帝国给予的补偿,以后的对外征战就完全由帝国的三支常备军团来负责,领地贵族的家族武装承担的就是守备各自的家族领地,除非是帝国遭遇亡国的威胁,否则二殿下是不会征召领地贵族的家族武装走上战场。

    至于领地贵族之间的纷争,二殿下表示他不希望看到这样的贵族领地战争的发生,有矛盾的话可以提交贵族法庭来裁决,毕竟发起一场领地战争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不管是输是赢,帝国三大常备军团都有可能介入到这样的贵族领地战争中去,以平息干戈等待贵族法庭对这场领地战争所做出的裁决。

    所有参加欢庆宴会的贵族们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洛里斯特,菲萨布伦大公和肯麦斯,菲利姆以及沙欣这三位大公的身上。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诺顿家族武装的实力超过了二殿下指挥的帝国武装,哪怕是二殿下组建完成了帝国三大常备军团也难与诺顿家族武装相抗衡。如果再加上北地四家联盟那三位大公的家族武装军团,那么足以横扫整个帝国了,即便二殿下再加上菲萨布伦家族,以及其他所有帝国领地贵族的家族武装,只怕也无法抵御北地四家联盟的家族武装联军的兵锋。

    很明显,二殿下在此时此刻突然抛出这个裁军建议,针对的就是以诺顿家族为首的北地四家联盟。对其他的帝国领地贵族们来说,二殿下的这个裁军建议对他们来说并无所谓,哪怕是汉德拉大公,福伦多大公,萨巴吉大公三人,他们反而更赞同二殿下的这个裁军建议。正如二殿下所说,这个裁军建议的确是减轻了他们的军备负担,不用保持家族武装军团的满编。以后就算接到了二殿下的征召令,他们也不用派出那么多的人马助战。

    或许早就和菲萨布伦大公通过气的缘故,菲萨布伦大公站了起来:“陛下,菲萨布伦家族坚决拥护陛下的裁军建议,我愿意将边防游骑军团回归帝**制,重新纳入陛下的指挥之下。”

    老滑头!这一刻不知有多少帝国贵族在心中暗骂。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明白,菲萨布伦大公这老家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边防游骑军团,虽然不是帝国的三大常备军团,可也是一只颇负盛名的帝**团武装。其组建原本是为了对付东北大草原上的草蛮部族对帝国边境地区的掳掠,边防游骑军团正确的定义是一支地方性的武装力量。

    只是在对付草蛮部族虏骑的洗掠时,边防游骑军团落入了菲萨布伦家族的手里,成了菲萨布伦家族武装。目前边防游骑军团拥有第一第二两个军团,近八万余人马,是菲萨布伦家族的主力武装。洛里斯特组建家族武装猎骑军团,部署在牧野原省,主要就是防范和对付边防游骑军团。

    菲萨布伦大公所说的将边防游骑军团回归帝**制,那就是说按照前克里森帝国的编制,边防游骑军团拥有四万五千人马,是属于帝国的地方武装,其军饷和装备是由东北地区的几个省份负责,不算是菲萨布伦家族的武装。所以菲萨布伦大公说的好听,重新纳入二殿下的指挥之下,但实际上整个军团还是掌握在菲萨布伦大公的手里。

    老家伙打的主意很美妙,拉一个边防游骑军团出来,另一个改建为菲萨布伦家族武装军团,只是重新换个名称而已,实际上两个军团还都在菲萨布伦家族的掌控之中。而且这样一来,菲萨布伦家族只用支付一个军团的军备费用,而边防游骑军团的费用则分摊给地方,这将大大的减少家族的负担,有更多的军备资源提供给家族的守备军团和以雇佣兵模式组建的以草蛮精骑为主的预备军团了。

    二殿下微笑着点了点头:“菲萨布伦大公忠心为国,不记得失,值得敬叹。这样吧,我记得当年边防游骑军团的军费和装备费用是由牧野原省,温斯顿省和南部省三个省份分摊的。那就按照前例,以后大公负责做好整个边防游骑军团的每年开支费用预算,按照往日的比例从这三个省份获取经费吧。”

    这是在给北地四家联盟上眼药啊!当年牧野原省,温斯顿省和南部省都是草蛮虏骑掳掠的重灾区,为此三省才提议组建边防游骑军团来防范草蛮部族的寇掠,军费由三省分摊。但随着边防游骑军团落入菲萨布伦家族的掌控,又开辟了东荒省,南部省和温斯顿省已经没有了草蛮虏骑的威胁。不过随着边防游骑军团成为菲萨布伦家族的武装军团,这个分摊军费的协议早就作废了。

    现在南部省已经成为了菲利姆家族的领地,而温斯顿省和牧野原省也成为了诺顿家族的管辖领地。这会二殿下挟着大义打着回归帝**制的旗帜让这三个省份重新分摊边防游骑军团的军备开支,摆明就是恶心北地四家联盟,用自己的钱去培养对手的武装,偏偏又说的那么大义凛然,也真够难为二殿下所花费的这番心思了。

    菲利姆公爵“砰”的一声将手中的金杯砸在了桌子上,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这决不可能!当年组建边防游骑军团是为了对付草蛮虏骑,现在的草蛮部族还有威胁吗?边防游骑军团都成了菲萨布伦家族的家族武装,凭什么让我们出钱?”

    洛里斯特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制止了菲利姆公爵的怒火:“当年的南部省并不是菲利姆公爵的家族领地,所以分摊军备费用是正常的,但现在南部省已经成了菲利姆大公的家族领地,再将边防游骑军团的军费开支分摊给南部省就不合适了。这样吧,陛下,菲萨布伦大公,我们诺顿家族愿意接手边防游骑军团的军备费用,保证不让边防游骑军团缺少军费开支……”

    二殿下大喜:“还是洛克兄弟明白事理,愿意为国出力。”

    菲萨布伦大公也很高兴:“诺顿大公说的可当真?当着这么多帝国贵族的面,说出的话可不能反悔啊……”

    “当然,说话算话。”洛里斯特点了点头:“除了军饷和日常花费,诺顿家族还愿意重新给边防游骑军团提供完善的装备。不过这需要将边防游骑军团拉到我们诺顿家族领地来进行整编。并根据装备的特点重新进行训练。谁都知道我们诺顿家族武装精锐无匹。我们愿意将我们的训练心得和作战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边防游骑军团,只需要半年时间,保证还给陛下一个精锐的边防游骑军团。”

    菲萨布伦大公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拉到诺顿家族进行半年的训练和整编,这边防游骑军团还能听自己的吗,保证连人带马都成了诺顿家族武装的一份子,吃用连军饷都是从诺顿家族拿的,这还会听别人的指挥吗,自己傻了才会把边防游骑军团送到诺顿家族领地去……

    二殿下也明白这一点,洛里斯特轻轻的这么说了几句就化解了自己出的这个难题:“这个再议吧,反正现在还不急。对了,我的洛克兄弟,你对我刚才的裁军建议怎么看?现在帝国太平,你们诺顿家族也不用维持那么多的家族武装,我觉得你们诺顿家族完全可以将四个家族军团缩减为两个,甚至是一个家族武装军团就足够了。”

    图穷匕现啊!洛里斯特摇了摇头:“陛下,很遗憾我不能同意您的裁军建议。因为这将影响到我们家族的出兵计划。”

    “出兵计划?”二殿下一惊:“你们诺顿家族还想征伐哪里?”

    “不是征伐,陛下完全不必担心。”洛里斯特说:“下一阶段我们诺顿家族准备向魔龙山脉和更北的蛮原进行开拓,准备在北方拓地建省,为帝国开辟新的领地。现在家族的四个军团将有两个军团准备北上,另一个布置在牧野原省防范草蛮部族,还有一个军团镇守北地。事实上我们家族的兵力也很紧张,或许还需要几位大公的家族武装的帮忙……”

    洛里斯特指得几位大公就是肯麦斯公爵,菲利姆公爵和沙欣公爵。这样就杜绝了二殿下强制他们削减家族武装的图谋。

    二殿下的脸色铁青,他认为洛里斯特完全是在胡乱找借口拒绝裁减家族武装军团。不过深吸了几口气他还是勉强忍了下来:“对了,洛克,你既然不愿意裁减家族武装我也不勉强你的意愿。但你是不是应该给你的近卫军团改个名称?毕竟他和我的皇家近卫军团重名了,或许会有人说闲话……”

    洛里斯特笑了起来:“好的,陛下,遵照你的意愿,从今天起我们家族的近卫军团改名叫铁卫军团吧。”

    对洛里斯特来说,军团叫什么名字无所谓,既然二殿下忌违近卫军团的名称,那就将近卫改称铁卫好了,既简单又好记。但没想到的是铁卫军团的名称刚刚说出了口,二殿下就发怒了,他一脚踹翻了前面的桌案,转身就离开了大殿,欢庆宴会就此不欢而散。

    等出了皇宫,洛里斯特还莫名其妙,心里也有点恼怒。二殿下这是翻脸给我看吗?岂有此理!

    肯麦斯公爵却哈哈大笑起来:“洛克,你真是绝了,早知道你改名叫铁卫军团的话那还不如不改名呢。这简直是当面扇了我们陛下一个大巴掌……”

    “不是,我还没明白为什么不能叫铁卫军团?”

    “哈哈,你忘了吗?当年的马德拉斯大公组建了一个铁卫军团,八千人马防守克博城,二殿下的父亲,先王安第纳克王子带了整个皇家近卫军团六万人马攻打了六个多月都攻不下来,反而丢失了大半人马只剩两万余残兵灰溜溜的回来,帝国局势因此大变,造成了最后的四分五裂。你说改名叫铁卫军团,这不是打陛下的脸吗?摆明是针对他的皇家近卫军团……”

    洛里斯特哑然,他是无心,但二殿下肯定是当他有意,现在两人间的隔阂已经越来越深了。不过洛里斯特也无意解释,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帝都。

    舒服在躺在沙地上,洛里斯特说:“那天陛下的裁军建议其实是在给我们下套子,他并不在乎我们裁不裁减家族武装,重要的是确定我们各个家族的武装军团的编制。等明确了这个家族武装小编制之后,一旦有事我们进行扩军的话,他就可以指责我们扩充人马是为图谋不轨。而不扩充人马的话只能向他求助,到时他就可以让三大帝国常备军团插手于我们的家族领地内政……我是这么猜想的。”

    肯麦斯公爵干掉了玻璃杯中的果酒:“陛下现在的心思很重啊。”

    “当然……”洛里斯特点点头:“外部没了威胁,陛下现在关注的就是我们四家联盟了。或许对他来说,我们四家联盟比当年那个商业联盟更具威胁。所以我们四家的家族武装军团不能裁减,还要时时演练保持战斗力,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家族的延续和领地的安全。”

    ……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