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遗书

    年年岁月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元旦刚过不久,中华大地尚且有着喜庆的余留氛围,许多人还沉浸在元旦的购物狂欢余韵中。

    秦岭基地。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尖刀小队接到了组建以来的第一次任务。”

    黑虎锐利的眸子在身前昂首挺立的一群人身上扫过,蝰蛇,大牛,杨峰,马亚军,神棍,以及十天前加入的强子。

    除了在医院中躺着的飞行员的归属尚无定论,尖刀小队全体都在这里了。

    众人静立着,非常平静,这一点让黑虎感到满意。如果听到上战场的消息就一惊一乍或者面色发白冷汗淋漓,这样的人必须清除出去,免的因为自身心理崩溃进而葬送整支队伍。

    强子很努力,他的努力足以让大多人自惭形愧。他努力的动力源泉只有两个字——复仇。除了强子,朱建龙小队无一例外全部当场战死,从那时候起,仇恨的种子便深埋在强子的心底。这份战友情愈是深厚,这仇恨就愈是强烈。

    “刚刚接到上级通知,命令我们一小时后立即出发。现在开始,四十分钟后在这里全体集合,都回去准备吧。”

    “是!”

    ...

    尖刀小队的军舍隐在基地外的一片树林中。在基地的周围,这样的军舍也不算少,都被青山绿水环绕,有些不凑近都难以发现。这些军舍也可以看做是基地的外围屏障,能够有效防止山民误入,也能够及时对专门刺探我军机密的间谍进行抓捕。

    蝰蛇和大牛这两个老资格为首,身后跟着杨峰和老神棍,马亚军则是与沉默的强子一起走着。一行人快速的从基地内回到了所在的军舍中,进行出发前最后的准备。

    什么准备?

    也很简单,就是写遗书,整理遗物。

    杨峰手中握着一个信封,信中内容是他南下丛林前夜写的,他觉得不需要重新写什么了。

    杨峰的父母生前是大山中的农民,生存条件恶劣,能够养育出杨峰一个已是很不易,他也没有兄弟姐妹。这是杨峰写给老班长的一封信,就是杨峰在山城17951部队时的班长,老兵。

    军队被杨峰当做自己的家,离开这里,他就是孤儿,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除了给老兵写信,他甚至不知道还能给谁写?

    当有一天自己的死讯传来,会有人为自己悲伤吗?

    杨峰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对此他只是笑笑,留给世界一个背影。

    这笑容纯真,善良。

    。。。

    蝰蛇和大牛整理了一遍内务,被子叠成四四方方棱角分明的豆腐块,床单平平整整就像一汪静水,一套干净整洁的作训服摆在豆腐块前,上面放着一定军帽。

    他们将各自的信笺压在各自的军帽下,舍不得坐在床上,就那么静静的立在床头,静待他人收拾完毕。

    他们俩都不是雏鹰了,这些东西他们早已备好,只待需要时取出来放好就行。

    。。。

    马亚军和神棍也取出了备好的信笺看着,但他们抓笔的右手迟迟没有再落下。看他们抬起又落下的手腕,许是想要写一些东西吧,却又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继李翰之后,在训练中以硬汉形象展现出十分刚强一面的马亚军,面对着这一张薄薄的信纸,他也踌躇了。

    越是想念在乎的人,他就越是难以下笔。不敢想象当有一天,在乎自己的那些人得知自己因公牺牲的消息时会是什么模样。

    老神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上已经没有了神神叨叨的特质,十分艰难的训练,时刻存在的巨大压力,无时无刻不在促进他产生改变。由此也能看出,后天环境对人的改造程度是相当大的。

    不知道神棍想通了什么,只看到他终于不再犹豫,笔尖在沙沙声中挥舞着,不知不觉间,他的眼眶就红了。

    在他大大咧咧风趣幽默的坚强外表下,也是一颗肉长的凡心。

    。。。

    强子一路上都默不作声,回到军舍后取出了笔和纸,默默地坐在了角落里。

    给家人的信,强子也是提前备好了。他也不是第一次执行任务,很多可以提前做的东西他也都做了,否则遇到十万火急的情况,哪儿还有时间在这里墨迹。

    他心里放不下的,倒不是家人,而是那个默默等了他三年的女人,梅子。

    强子原本打算当两年兵就退伍回家,然后举办一场漂漂亮亮的婚礼取梅子过门。没想到去年退伍前在班长的鼓舞下参加了此次的雄鹰部队海选,并且一路势不可挡的杀入了秦岭基地中,由此开始了他在部队中新的旅程。

    这是一番完全不同于普通军队的生**验,生与死的考验犹如一柄利刃时刻悬在头顶,上一次的任务中更是只有强子一个人活着回来。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更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家乡尚有伊人在等待,说好的当两年义务兵后救回来娶她过门,两年,等待两年就行。在义务兵退伍的那段时间,强子正在茫茫林海中死中求生,别说回到家乡,能够先保住自己的小命都很不错了。

    梅子眼巴巴的看着返乡的退伍士兵终于散尽,汹涌的人群中却没有看到她魂牵梦绕的那个身影,失落与空虚的感觉弥漫在她的心田。

    【强哥,你忘了我们的两年约定吗?你说过你会回来的,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呐,等着你穿上英俊的新郎装娶我过门...】

    梅子相信,强子肯定会回来的。

    强子自丛林中侥幸逃出生天,待到安全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给家人报平安(家人都以为强子还在原先的部队中),而是打电话给梅子——

    “强子哥,是你吗?”电话那头,梅子惊喜的问。

    “梅子,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强子冷冷的说完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一脸冷漠的强子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痛,心真的好痛!

    电话那头,梅子怔住了,她完全蒙了,不知所措的站着,电话摔落也不知道。

    【我们约定过,两年后你回来便娶我过门。你也说过,一约既定,万山无阻....但,为什么,为什么你变卦了?男人的话就不能相信吗?你可是我的强哥啊,你怎能忍心欺骗我?】

    泪水打湿了信笺,强子最终还是没能够落下笔,空白的信笺依然空白着。他怕,他不敢面对梅子,生怕被她责问。

    “梅子,即便我不幸光荣了,我也要在天上保佑你。”强子默默道。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