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门铃响起,我冲过去开门,陈牧野进来问我:“跑什么?”

    “跑快点给你开门,外面冷不冷?”门外的冷气扑面而来,鼻尖变得好凉。

    “走廊上也有暖气。”他把买来的面放到茶几上。

    我指着窗边的小桌子说:“我还是一边看雪一边吃面。”

    “你已经没那么喜欢雪了,此举矫情。”他坐到沙发上说:“吃面吧!”

    我走过去拿走一份一个人坐到窗边开始吃面,他无动于衷地对我视而不见。

    “知道雪城为什么现在才下雪吗?”陈牧野问我。

    “地球变暖?”我想不出更好的说法。

    他走到挂衣架前取下外套,他要走了。

    “冰晶突破无法想像的阻力和浮力才能变成雪花降落,雪花很美,但我自认不是运气好的冰晶。”

    “你承认你是冰晶,就算运气不好,也会是雨。一样有机会被人赞美。”我站在客厅中央,目送他离去。

    “我宁愿被羡慕,不被赞美。”他开门,嘱咐我锁好门。

    “晚安!”我说。

    “再见。”他还是不肯和我说晚安。

    第二天,陈牧野没来看我。

    我一个人到酒店二楼餐厅吃早餐,回房间看电视,中午一个人到楼下餐厅吃中餐。

    忍无可忍。

    陈牧野见到我,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马上又面无表情地问我:“怎么跑到我公司来了?”

    “是不是要像第一次见到我一样,警告我不得擅闯?”我只想确认他有没有欺骗我。

    原来他真的忙工作。

    他低头,明明在笑,声音却冰冷。

    “回酒店吧!我还有很多工作,会忙到很晚。”

    一来就被赶走,我的心情简直比冰天雪地的雪城还冷。

    陈牧野“押”我下楼,电梯里就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气氛别扭。

    “机票订好没有?”他问我。

    我有点生气。

    “我会走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非常抱歉,没时间多陪你。”他说。

    我委屈得想哭,一个人的旅程如此的扎心。

    “干脆以后也不要理我。”我忍不住对他发脾气。

    我气冲冲走出电梯,他追出来。

    外面的冷风呛得我干咳几声,他伸手轻拍我后背,我躲开并疯似的往前跑去。

    雪地很滑,我跑不出一米便摔倒在地。

    很疼,像是某种不太善意的警告。

    他扶我起来。

    “很疼吧?”我疼得腿发抖。“我不会像林迈那样抱你走。”

    我眼泪流出来,林迈在哪里?他会心疼我的,可惜他不在身边。某个瞬间去想念某个人的感觉似心上插满尖针。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他拿掉沾到我身上的雪。

    “你先回酒店,如果我可以早一点下班,就买面给你吃。”

    “不用了。何必勉强自己。”我抽泣不已。

    “你不用上班不用赚钱,也可以过很好的生活。想来雪城,买张机票就来了。我却要每天不停地工作,不停地赚钱,否则可能被饿死,被父母嫌弃死,甚至被其他人嘲笑死!”

    他讲得很对,我根本是在无理取闹。

    “我走了。”我伤心地独自朝酒店方向走去。

    我要回南城。

    大雪持续了两天,雪城机场真的关闭了。

    气象局已经将这场迟来的大雪升级为暴雪。

    “秦小姐,有位陈先生想见你。”前台服务员在电话里告之我。

    “我不想见他。”我坚定地挂掉电话,。

    我困在酒店,关掉手机,不吃不喝地在床上躺着,偶尔有眼泪跑出来,偶尔听到敲门声,又急切地跳下床盯着门口。

    我再也没再见过陈牧野。

    离开雪城那天,天气放晴,地上的雪开始融化,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独自在雪城的酒店里呆了一个星期。

    天知道这一个星期,我是怎么度过的。。。。。。

    飞机飞离雪城上空时,我对着白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与陈牧野联络。

    回到南城,我告诉爸妈,我要开始筹备我的新公司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决定?”爸妈倍感意外。

    “从雪城回来的时候决心要去做这件事。不过是毕业以后深思熟虑的决定。我要开一家创意推广公司,公司名字我已经想好,叫糖,像小时候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分糖果吃一样,想尝到甜味的小朋友会好积极好开心的挤到老师面前。”

    我妈夸奖我连公司名都取得这么有创意,一定会成功。

    “别指望我会给你提供资金支持,你自己想办法。”说完,颇有深意地看我妈一眼,似乎暗示她千万不要私下借钱给我。

    妈摩娑着我的后背安慰我:“多少钱我都给你,乖宝贝加油哦!”

    爸竟没有反对,已是难得。我从随身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面有五十万,是我攒的从小到大的各种利是钱。糖的启动资金应该够了。我不需要很大一间办公室。”

    妈望着爸笑。

    “哇哦,秦天的女儿跟秦天一样厉害呢!”

    爸神情严肃,转身上楼时却似有笑意。

    “我再给你五十万。”考拉毫不犹豫地要入股我的糖。

    “丑话说在前头,你这五十万只有分红的权利。糖的经营,你不能插手也不会赋予你干涉的权利,我可以随时取消你的股东资格。”我对考拉说。

    “借钱也要入股,这块糖我一定要吃。”考拉语气坚定。

    “可惜我存款不多。有什么可以帮到你?”朱朱问我。

    “帮我推荐一名像你一样能干的财务小能手,可以吗?”朱朱若不是为风雷工作,我肯定挖她过来。

    “巧了,真有一名合适的人选,我有一位熟识的师兄,刚辞了外企的工作。我经常向他请教账务问题,不过他个性强。”

    “联系方式给我,谢了。”我说。

    “计划书写好没有?”考拉犯商人毛病。

    “抱歉,我没有准备那样的东西。”我讨厌写计划书,像被老师逼交保证书。

    考拉愕然,很快平静。

    “哦,我坐等分钱。”她很够义气,我不认为她是真的看好我的糖。

    才开始,糖就被考拉分去一半,喜忧掺半。

    考拉递给我一张便签纸,上面有一串数字。

    “罗列的电话号码。”是罗列留给新房主的,考拉问我会不会打给罗列。

    我没有正面回答。

    提醒自己最后一次,插手陈牧野的事。

    接到我的电话,罗列直接问我:“什么地点什么时间?”

    “银杏广场一楼云见咖啡厅,明天上午十点。”

    她听完挂掉电话,连结束语也省了。

    罗列比我先到,着一身素色衣裙,显得越发的清瘦。

    “我等你半天了。”她端着白色的咖啡杯抬眼看我。

    我走到她对面坐下来。

    “我又没迟到。”

    服务员过来问我喝什么,我要了一杯冰柠檬水,它会让我保持头脑清醒。

    “陈牧野在哪里?”罗列直截了当。

    “不知道。”

    她冷笑。

    “你肯定知道,卖掉他的房子,隐瞒他的去向。你和我上辈子有仇吗?”

    “不知道。”

    我的态度令她很不安,双手用力攒住咖啡杯。

    “你不觉得他很薄情吗?”

    我喝了口冰柠檬水,一股凉意直冲脑门。

    “我对他的看法重要吗?”

    “不重要,反正你和他是一路人。即便他现在一时钱迷心窃,我也爱他。他爱的是你的钱,又不是你。”

    “你错了,我没钱,我卡里还剩十几块钱,幸好在家里吃饭不用付钱,不然我连搭车来见你的钱都没有。等下可不可以由你买单?”

    “你当我是傻瓜?”她觉得我是在故意调戏她。

    “你就是个傻瓜,陈牧野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死皮赖脸?天下男人死光了只剩他一个吗?你把他当宝贝,别人可不会,劝你一句,变了心的男人,千万别去求他,他会觉得你很讨厌。明白吗?”

    她的手在微微颤抖,她一定很想甩我一记耳光。

    丢下她扬长而去时,我心里感到无比的畅快。

    我每天在外面奔波,干劲十足,为糖的顺利新张做准备,我对晓风说,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你竟然想成为你爸那样的人,难以置信。”

    “我不是想成为他那样的人,我只是想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我现在真的很快乐,做每件事都觉得有意义。晓风,回来帮我好不好?”

    她大概没有心理准备犹豫,半天没反应,电话里静默一片。

    我理解她,舍弃平稳的工作选择我这个未知数,换做我,也会思想斗争剧烈。

    “我想想。”她没有很快拒绝我,但结果我心知肚明。

    “不要有压力,我并不是强迫你一定要来帮我,毕竟前途和友情不能相提并论。”

    挂掉电话,我一身轻松地荡起秋千。

    “秦老板,很悠闲嘛!”林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停下来,扭头对他笑。

    “你怎么来了?”

    “你不找我,我只好来找你。”

    我不好意思地笑。

    他盯着我看足三秒钟。

    “你看上去非常好。恭喜你。听说糖很快就要新张了?”林迈站在我身后轻推一下,我往前荡去,很快又回到他面前。

    “是的。进行得很顺利。明天我要去见我的管家婆,朱朱介绍的财务高手。”

    “你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像从前那样会跟在我身边,叫我迈哥。”

    “人总要长大的嘛!对了,你今天不用加班吗?”

    “不加。过几天,我要去新加坡。”他拉住秋千上的绳子,和我并肩坐着。

    “出差?”

    “嗯,休个假。”

    “和傅颜一起吗?”

    “不,我一个人。”

    难道两个人吵架了?我不好过问他的私人感情。

    也许是巧合,糖的办公地点正好在七家总部对面。

    林迈在糖开业前一天飞去新加坡,开业那天,我以为会收到他的祝贺信息或者电话,却没有,我很失望,他的鼓励依然对我很重要。

    第二天站在办公室窗前,望着七家的办公大楼,很久。

    久到财务部的阿黑站在外面差点把我的玻璃门给敲破。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