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狂犬病发作

    丁志明有些不确信地问:“啊?叫……叫校医?”

    这特么太丢人了,医学系的学生因为打游戏摔下床,还求助校医……

    传出去要笑死人的!

    梁正看向还闭着眼神游太空的杨一航,大叫道:“老三,老三,快来,肖立群这家伙大脑脑仁都摔出来了!”

    肖立群忍着痛骂了梁正一句:“滚!”

    杨一航回过神来,转过头一看,有些茫然:“你们打游戏,怎么打到地上去了?”

    肖立群趴在地上嗷嗷直叫,看起来是真的很疼。

    杨一航皱眉上前。

    也真是服了,打游戏都能摔到地上去……

    杨一航按了按肖立群的骨头,顿时痛得肖立群眼泪花都要出来了。“老大你别杀我啊!”

    杨一航无语:“还是……叫校医,或者送医院吧。”

    肖立群大叫:“不行,我不去!”

    太丢人。

    这要是传出去,他全家脸都要丢干净。

    他可是杨一航的室友啊,那群记者就是不要脸的,最喜欢找这种新闻了……

    几个室友顿时间有些无奈了。

    这不去也不是个法子啊。

    杨一航蹲在肖立群一旁,又问了一句:“真的不去?”

    肖立群犹豫了一会儿,点头:“不去。”

    最近记者找不到杨一航的大新闻,什么消息都能够捕风捉影,他不要去丢脸……

    杨一航幽幽地道:“说不准以后就半身不遂了呢?”

    肖立群大惊,不会吧?

    杨一航一边恐吓这小子,一边从腰间拿出一个大红色的针灸包。

    当然,他也觉得这针灸包……真骚气!

    杨一航挑选了一下,从里面拿出了一根又细又长的针,跟肖立群说话之际,快而准,一下子就扎进了肖立群的后背皮肤!

    肖立群顿时间觉得后背痛了一下。

    杨一航优哉游哉拿着针在肖立群背上戳。

    孙权压低声音冲丁志明道:“你们觉不觉得……像在戳……猪肉?”

    趴在地上的肖立群大吼:“死胖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在说我是猪肉。”

    孙权闭嘴了。

    杨一航拿着几根针在肖立群后背的**道上扎了几针,然后道:“起来吧。别传出去了。我真没你这种室友。”

    杨一航一边说,一边把他的针灸包收了起来。

    肖立群摸了摸自己的背,有些惊喜地道:“好像……不痛了?”

    几个人有些懵。

    不是吧,刚才还要死要活的样子,就……就扎了几针就好了?

    这……这也太可怕了一点吧?

    肖立群从地上爬了起来,动了动筋骨,有些震惊:“真的不痛了!”

    卧槽,老三你神了!

    杨一航一脸淡定,也不看看他现在是干什么的。

    老子以后的目标可是一代名医!

    专门吊打你们的。

    “老三,你什么时候看的针灸的书啊?”

    杨一航淡淡的道:“你们开黑睡觉的时候。”

    卧槽,真是学霸!跟他一个寝室压力真大!

    杨一航觉得这《神医宝典》还是很不错的。

    他正要收起手机,突然间,微店又发了消息。

    【孙思邈:那个我忘了说了。】

    杨一航有些好奇。

    【孙思邈:学医重在实践,你从针灸、**道开始学,最好能够实践一下。黄泉路上那么多鬼,随便抓几个来试试。】

    孙思邈都准备回去了,路都走了一半了,突然间想起了这事儿,又立马折了回来。

    杨一航不得不感叹,这孙思邈虽然老油条,但不愧是一代神医啊。

    学医非常重视实践的,书本上的知识再多,你没有实践过,始终都是一个新手。

    杨一航把孙思邈的话记在了心里。

    杨一航最近废寝忘食,不是看《神医宝典》就是学习数学,时不时证明一下哥德巴赫猜想,日子还算过得充实。

    “一航,明天周末,不要蹲在图书馆了。陪我出去逛逛吧。”祝灵羽和杨一航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说道。

    杨一航点了点头,“好啊,我带你去……买珠宝好了。”

    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这些东西吧?

    什么项链啊耳环啊。

    祝灵羽愣了一下:“珠……珠宝?”什么意思?

    杨一航点头:“嗯,明天逛街去看看?”

    他兜里全是钱,给喜欢的女人买这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杨一航不像那些吝啬的男人,给自己喜欢的女人花钱挺大手大脚的。

    祝灵羽脸红了又红,看得杨一航心里直痒痒。

    “……好。”

    周围的吃饭群众耳朵伸得老长,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杨一航大师要带他们校花去买珠宝!

    卧槽!!

    大新闻啊!

    当即这条消息一瞬间就上了江州大学学校论坛讨论帖!

    【九叔:嘤嘤嘤,魂淡啊。杨一航还我高贵冷艳的校花。祝灵羽是我的!】

    【萌大奶:呵呵,楼上的不怕被打死吗?祝灵羽高中的时候就和杨一航大师在一起了好吗?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风花雪月:我才要呵呵,祝灵羽除了是个美女加才女有什么用?她配得上我们杨一航大师?我们燕京大学的双胞胎校花直接吊打!】

    【小六:卧槽,三楼惊现燕大汉奸!又想拿他们校花勾引我们大师过去念书!江大学子抄家伙!】

    【……】

    【晴天:嘤嘤嘤,太难过了。杨一航大师这是要求婚的节奏么?】

    那个帖子越传越厉害,越传离谱。

    从买珠宝变成了买结婚戒指,又变成了校花怀孕,杨一航大师奉子成婚!

    这种事,记者绝对来凑热闹。

    顿时间网上众说纷纭……

    杨一航晚上在看书,压根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就连寝室的几只牲口一个晚上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还特意去跟祝灵羽发了消息。

    【三嫂好。】

    杨一航没注意到这事儿,第二天就收拾收拾,陪着祝灵羽去逛街了。

    女人逛街就是比较麻烦,各种衣服都要买。

    杨一航帮着提口袋。

    祝灵羽和杨一航在一家珠宝店门口停了下来。

    杨一航点头:“你喜欢什么?我们进去看看?”

    “……好。”

    杨一航总觉得路上不少人都盯着他看。

    杨一航心底有些郁闷,有什么好看的,他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啊。

    那群围观群众的目光真是……闪烁着诡异的光啊……

    杨一航带着祝灵羽走进珠宝店内。

    导购小姐立马就迎了上来:“两位想买点什么?结婚戒指这边请。如果两位不喜欢,还可以订做婚戒。”

    导购小姐一眼就把杨一航认了出来。

    戴个墨镜就以为他们认不出来了?

    你看看店外有多少人在围观……

    杨一航有些懵逼。

    啥?

    婚戒?

    他……他没想过啊。

    大二学生结婚?是不是太早了点?

    虽然家里的父母都暗示,结啊!没事啊!

    现在大学生结婚的人并不少……

    杨一航看了一眼祝灵羽,“有什么想要的吗?”

    祝灵羽反问:“你想送什么?”

    杨一航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犀利了……

    女人就是小心眼,一旦回答不好,今晚她的床是别想爬上去的了……

    杨一航硬着头皮道:“自然……是看戒指咯……”

    导购小姐通知了经理,经理都来了。

    经理一听,连忙招呼道:“快,把本店最好的戒指拿出给杨一航大师看看!”

    这家珠宝店是全国连锁,一颗颗钻戒都不错。

    祝灵羽一脸笑容地看着,正在挑戒指。

    杨一航看了一眼,突然觉得,她喜欢就好。

    祝灵羽指了指其中一个不大不小的钻戒,道:“一航,这个怎么样?”

    杨一航伸出手接过钻戒:“试试呢?”

    这指环还没有推进去,突然间珠宝店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戒指,我买了!”

    杨一航眉头一皱,和祝灵羽转过头一看。

    刘能正揽着一个女人的肩膀,走了进来,一脸的嚣张。

    经理也是一愣:“刘……刘少?这已经是杨一航大师看下来的了……”

    刘能从兜里拿出他的卡,冷笑了一声:“什么看上了?付钱了?老子今天就要买这钻戒!”

    老子拿这钻戒砸人也不让杨一航这小子好过。

    他揽着的女人惊喜极了:“刘少,您是要娶我?”

    刘能鄙视,一个小姐,他娶个屁啊!

    祝灵羽知道这个刘能上次差点害死他们,她刚才还满脸笑容的脸一瞬间就冷淡了下来,声音有些冷:“一航,我不要了。”

    杨一航勾唇一笑:“为什么不要?你看上了,我们就买。”

    刘能冷眼一横:“经理,刷卡结账!”

    经理额上全是冷汗。

    我的妈呀。

    这一位是全国乃至全球知名的杨一航大师,得罪不得。不然全华夏人民的口水都能喷死他。

    而另一位是刘氏房地产的刘少啊……这位刘少的身世背景,更是得罪不得的。

    这两位先生都得罪不得!

    经理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珠宝店了……

    一瞬间就僵持了下来。

    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一瞬间就不好了。

    “我靠,又是这个刘能?”

    “他搞毛线?我还等着杨一航大师求婚呢!麻痹!好想弄死他!”

    “刘能,你个shabi!赶紧滚,不然我们抄家伙揍你了!”人群中一个汉子高喊了一声。

    顿时间得到了不少人的回应。

    “滚!”

    “滚出去!”

    “不然让你好看!”

    刘能气得胸口大幅度欺负,一张脸涨得通红。

    麻痹,他买戒指都有人帮杨一航?

    越是这样,他越不让这小子好过。

    刘能一掌拍在玻璃柜上,寒声道:“我出两倍的价格买这戒指!”

    围观的吃瓜群众倒吸了一口气。

    卧槽,这刘少真的要和杨一航大师杠起来?

    祝灵羽眉头皱在一起,轻轻拉了拉杨一航的袖子,示意他算了。

    杨一航心里冷笑,算了?

    算你大爷!

    这家伙都来砸他场子了!

    杨一航淡淡的道:“十倍。”

    这下子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掷千金为博美人一笑?

    得到消息的记者蜂拥而至,在珠宝店门口架起了摄影机……

    门口吵吵闹闹的。

    记者还拿着话筒正在做新闻直播……

    场面热闹至极。

    杨一航微微眯眼看着刘能,他敢肯定崔人杰现在是去找刘能帮忙了。

    崔人杰已经没出现好久了。那家伙知道避开锋芒,这个刘能就不知道了……

    杨一航眯眼打量着刘能,瞳孔猛地一锁。

    他的火眼金睛可以查看人身上的病症,这个他知道。

    这个……刘能怎么了?

    大脑中枢那一块一片黑……

    这家伙不会是脑子长肿瘤了吧?

    杨一航淡淡的道:“刘少,我劝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哈哈,杨一航大师这是在骂他有病吗?”

    “本来就是有病。人家情侣逛街买戒指关他屁事啊?”

    “这刘家的股票肯定又要跌。”

    “……”

    刘能耳朵里充斥着这些人的话,那些话在大脑里徘徊,就好像能够一瞬间引爆他的大脑一般。

    杨一航看见刘能的脸色骤变,一张脸通红。

    而且脸上的汗水不断滴落,嘴巴已经变白了……

    杨一航皱眉觉得不妙。

    突然间,刘能一下子松开那个女人,冲天嚎叫了一声。

    吃瓜群众蒙了一下。

    刘能猛地甩了甩头,发了疯一样朝杨一航的方向冲过来。

    杨一航一把抱起祝灵羽,飞快朝后退,一瞬间就躲得老远。

    吃瓜群众还来不及感叹杨一航大师逃跑的速度有点牛逼啊。

    就听到珠宝店的经理痛苦地大叫了一声:“啊——”

    刘能狠狠地一口咬在那中年大叔经理的胳膊上!

    血都流了出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

    刘能嘴巴一狠,硬是把经理的那块皮给撕咬了下来,那经理一瞬间就痛晕了过去……

    所有人还呆傻着。

    一个记者道:“刘先生,您不要因为怒气就胡乱发疯!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啊——”

    刘能就更跟发了疯一样,一口咬上那个义正言辞的记者的大腿上,痛得那记者大叫。

    “妈呀,他是不是疯了?”

    “我的天呐,好像丧尸啊……这家伙搞什么啊?”

    吃瓜群众是真的吓到了!

    太可怕了!

    刘能咬了记者一口,然后朝外面跑,双手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

    “丧尸啊!他得了丧尸病毒吗?”一个女生惊恐地问。

    杨一航眸中寒光一闪。

    他知道是什么病了。

    狂犬病发作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