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再遇五彩御风蝶

    童颜鹤发老者,如此郑重的宣布,在场的修士都一阵愕然,兽王山真不是不说说而已,竟然要真的把珍贵之极的化形妖兽,送给一个外人。

    不过宋志寅等兽王山玄珠境弟子,心中顿时感到不平。

    先前已经进行了商议,此时自然是有人作为出头鸟站了出来。

    当然,无论两位圣胎境前辈是否做得对,后面弟子一般也不敢多言,现在即便要有所异议,自然是恭敬的飞到半空中,先恭敬的行上大礼,在委婉的提出众弟子的异议。

    要是其它事情,肯定轮不到宋志寅出头,比他有能力的玄珠境同门,起码有十几个之多。

    不过这件事,大家众玄珠境弟子虽然心里不满,却知道当场对本门圣胎境前辈的决定提出异议,风险极大,一不小心就会收到严惩。

    于是众玄珠境弟子,都是你推我我推你,私底下都有异议,都不满,但就是没有人站出来提出异议。

    可宋志寅不一样,他必须要站出来提出异议,哪怕冒些责罚的风险,也不能让一个抢了他青梅竹马的王八蛋,再把本门的化形灵兽拿走。

    童颜鹤发老者和黑袍中年修士,和众人暂时告别,正想离去时,却发现本门中的一名玄珠境弟子,竟然驱使法宝,向他们飞来了。

    两人瞬间就明白,这名弟子是来做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他们知道将化形灵兽送给外人的举动,肯定会引起门中弟子,特别是一些优秀玄珠境弟子的不满,毕竟这些优秀弟子,还是有可能得到化形灵兽的,自然会有抵触。

    不过在两人想来,以他们在兽王山的绝对地位,这些优秀玄珠境弟子,也最多在心中不满而已,绝对不敢当场表现出来。

    但让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真的有玄珠境弟子站了出来,当了出头鸟。

    关键是这名叫做宋志寅的玄珠境弟子,根本和优秀二字沾不上边,这时当着众多外人的面跳出来,不是当场打他们两人的脸吗。

    两人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看来对于门中管理还是太松懈,先前出现一个圣女,将他们的灵兽都敢偷走。

    但好歹那个圣女,是真的有能力,至少在培养灵兽,驱使灵兽方面天赋极高,敢偷走春蚕,也是他们两人宠溺过头的结果。

    但现在这个宋志寅算怎么回事,能力和实力在玄珠境弟子,都是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家伙,半灌水而已。

    要真是个优秀玄珠境弟子跳出来,两人火还没有那么大,现在却是火气甚大。

    特别是黑袍中年修士,当场就忍不住了,眼睛一蹬,怒道:“宋志寅,你有何事?”

    看似问得很客气,其实语气中隐隐带上了冷厉之意,让其他外来低阶修士,都不由得感到一阵寒意,这名兽王山的圣胎境存在,是真的动怒了。

    宋志寅也万万没有想到,他刚刚飞到半空中,还没有说话,两位圣胎境前辈,就对他满腔怒火,极其不满了。

    心中不由得一颤,连忙在法宝跪下,压住心中的恐惧道;“禀前辈,晚辈是有要事禀告。”

    “说,什么事?”童颜鹤发老者连忙借口问道,他生怕黑袍中年修士城府不深,会忍不住当场发作,惩罚一个玄珠境弟子倒是小事,可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对于兽王山的名誉却不利。

    童颜鹤发老者的声音,虽然没有那么冷,但没有也透着不满,宋志寅努力平息着心情,有些忐忑的说道:“前辈,我觉得易景道友即便为梅元凝师妹夺得圣女之位,但本门就轻易送出一只化形灵兽,恐怕有些不妥,我觉得应该让易景道友的白狐灵兽,与本门的五彩御风蝶比试一二,如果他的白狐灵兽胜了,再说送出化形灵兽的事。”

    宋志寅把话说完,如释重负,大量冷汗从脸上滑落,跪在法宝上的双脚,都在微微颤抖,实在是面对两名非常不满的圣胎境前辈,他的压力极大。

    话音刚落,他却发现,周围的空气都寂静了一下,他顿时感到不妙,更多的冷汗滑落。

    童颜鹤发老者和黑袍中年修士,现在恨不得杀了宋志寅,这个蠢货竟然当场说出五彩御风蝶的事。

    金砂城出现过五彩御风蝶的事,已经在金砂城传得众人皆知,恐怕用不了多久,兽王山也出现五彩御风蝶的事,就会传扬出去。

    有心人,恐怕很轻易就能弄清楚其中的联系。

    到时候丹道宗想不知道都难,在金砂城挑衅丹道宗的威严可不是件小事,虽然兽王山有些道理,可无缘无故得罪丹道宗这种庞然大物,可不是一件明智之举。

    再说五彩御风蝶,本身就是极为珍贵的灵兽,万一引起某个强大的圣胎境存在兴趣,他们想不交出去都难。

    其他人沉寂,除了少数修士,是惊讶兽王山竟然拥有五彩御风蝶外。

    大多数低阶弟子,只是在震惊,一个玄珠境后辈,竟然敢如此对本门圣胎境前辈说话,胆子还真够肥的,丝毫都不珍惜性命,或者是愚蠢之极。

    这次,童颜鹤发老者和黑袍中年修士的脸色,都很难看,锐利的目光,瞪了宋志寅几眼后,童颜鹤发老者,才神色如常的道:“易小友,你觉得如何,如果不愿意比试,我们仍然会将化形灵兽送上,本门绝对不会言而无信。”

    本来易辰见到童颜鹤发老者和黑袍中年修士离去,心中暗喜,觉得偷偷开溜的机会来了时,没有想到这个宋志寅,会跳出来坏事。

    易辰对宋志寅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而且现在他能看出,童颜鹤发老者是有股强大的怒火在心中,他要是拒绝比试的话,对方会不会立即发作,那他岂不是要玩完。

    不过童颜鹤发老者两人心中所想,其实与易辰完全相反,他们是希望易辰拒绝,他们能省掉不少事,直接就把圣女那个祸害直接送出去了。

    但易辰哪里知道两名圣胎境老怪心中的想法,连忙沟通了灵兽袋中的狐媚娘,确认对方可以比试后,便装作沉吟了一下的样子,随即开口道:“既然两位前辈如此抬爱,晚辈岂能不识抬举,晚辈的白狐灵兽,可以和贵门的五彩御风蝶比试。”

    易辰在听到五彩御风蝶时,心中却在想,不是这种灵兽珍贵之极,什么时候成大路货色了,金砂城出现过一只,现在随便来到个兽王山,又能遇到一只。

    不过他转念一想,兽王山既然是以培养灵兽为根基,能弄到对外人来说,极为珍贵的五彩御风蝶也不足为奇。

    当然也有可能,是当初击杀代秋凤的人,把九彩御风蝶偷偷卖掉,辗转流落到了这兽王山。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