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得一片根据地

    祝朝奉,祝彪父子四人全部被当众斩下首级,连带祝家庄几十名大小管事,除去祝八等三名大管事之外,也都被当众砍头。

    鲜血染红了一地,不少人都被吓得脸色发白。

    林冲可是牢记一句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既然下手了,林冲就不会再手软。

    不过林冲也不会只有霹雳手段,同样也有菩萨心肠,威立了,接下来就要开始施恩了。

    当即林冲就命人将从祝家庄搜到的田契地契,还有各种欠条,高利贷字据全都拿了来,当着上万人的面一把火全烧了。

    “现在祝朝奉父子四人已死,我们梁山军是替天行道,为老百姓当家做主的队伍,这些被祝家兼并的土地自然要还给大家!

    这样,我把我们梁山军的参谋军师,钱粮官留下来,再由你们推举几名有声望有能力的耆老,一起把这些田地给大家分了。

    四口之家每户上田二十亩,中田和下田三十亩……”

    众人一听顿时就炸开了锅。

    虽然早就听说梁山军说过打破祝家庄后每家都能分粮食分地,众人早有心理准备,但这时听到林大王亲口宣布,所有人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

    五十亩田地啊,光是地价就值两百六七十贯了,竟然就这么白白送给我们?

    更别说现在祝朝奉一家已死,大家再也不用受地主恶霸的压榨欺负,再也不用被祝家的人驱使鞭笞如有奴婢,今后的日子该有多好过啊!

    一想到从此以后就能变成自耕农,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就要变成现实,所有人都激动的简直无法自已。

    (其实从理论上讲,宋朝的自耕农日子应该是很好过的,首先宋朝粮食的亩产比唐朝几乎提高了一倍,其次土地得到了更好的开发,耕地更多,粮食产量自然要比唐朝高得多,再加上宋朝商业手工业发达等。而且理论上宋朝的赋税也不算太重,比如交皇粮的两税法亩税也就两三斗。

    但实际情况,由于各级官吏实在太过贪婪,宋朝的苛捐杂税实在太多,百姓负担极重,比如宋朝的食盐价格是辽国的十倍,就是一种变相的人头税;而且宋朝不抑土地兼并,豪强地主与地方小吏勾结故意折腾自耕农,一百多年下来,土地大量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以致到北宋末年自耕农几乎不到全部农民的二十分之一,贫富差距极大,社会矛盾空前激烈。)

    狂喜过后,当即就有人朝着林冲跪了下来。

    有人带头,随即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说着感谢大王,感谢梁山军,神佛保佑,长命百岁的话。

    林冲连忙让人把他们一个个扶了起来,更是亲自下场扶起了几名年纪最大的老者,由这几名老者发话,众人这才全都站了起来。

    就听林冲大声道:“大家不必如此,我早就说了,我们梁山军是替天行道,为老百姓当家做主的队伍,这些土地原本就是属于你们或者属于你们父祖的,被祝家巧取豪夺强占了,现在还给你们,再是应当不过了!”

    顿了顿,就听林冲再次大声道:“还有一件事,这次打破祝家庄,大家都出了力,祝家庄的财富大部分也是压榨你们得来的,所以我决定,凡事原来祝家庄的佃户,每家每户都发十石粮食,钱钞十贯,若是想要布匹或者其他东西也行!”

    成千上万人再次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一个个激动的几乎就要跳起来。

    几名老者又要带头给林冲跪下,被林冲和高玉,王寅等人强行拉住这才作罢。

    “大王仁义啊,老朽白活了七十多岁了,还是头一次见到大王这样的仁义的人,梁山军这样秋毫无犯的队伍啊……”

    “菩萨啊,活菩萨啊!俺活了一辈子,就没见过大王这样扶危济困,救苦救难的人……”

    “大王福寿万代……”

    林冲笑了笑,与高玉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双手向下压了压,人群很快安静下来。

    就听林冲道:“大家听我说一句,我们梁山军为民除害,杀了祝阎王一家。

    可是大家也知道,祝朝奉家财百万贯,世居于此,数代经营,在官府中岂能没有一点盘根错节的关系?亲戚朋友里岂能没几个做官为吏有本事的?

    所以一旦官府和祝家的这些亲戚朋友追究起来,却是一个大大的祸患,大家的好日子又如何能过的踏实?”

    响鼓不用重捶,道理一说就懂,所有人一下狂喜的兴奋中反应过来,一个个都担心起来。

    一名老者道:“还请大王给给我们指出一条明路。”

    林冲笑道:“老人家,不必叫我大王,我梁山军又不是占山为王的草寇,你便叫我林军主好了。

    既然老人家要我说,那我便提两条建议:第一自然就是将一切都推到我们梁山军身上来,庄子是我们攻破的,祝家的人也是我们杀的,与你们没关系。

    第二就是你们也要操练起来,你们若是有了力量,就算官府和其他人来找麻烦,你们也不用怕他们!

    四天那场大战,想必很多人也都看到了或者听说了罢?朝廷的兵马也就那个样子,在我梁山军面前那就是不堪一击!

    只要你们能按我梁山军的办法操练起来,胜过梁山军不敢说,胜过朝廷的兵马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们若是愿意,我就派人留下组织你们操练训练;若是不愿意,我也不再勉强,只留下高先生给你们分完田地,其他人立即就走!”

    众人一下就沉默了,因为接触宣传的时间其实不算多,在这些祝家庄原村民心中,还是把梁山军当成匪的,最多就是一群仁义又和气的匪,但到底还是匪。

    在他们的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惧怕官府的。

    不过还是几名老者想得通彻,一来四天前梁山军与董平的郓州军大战时,很多村民庄客其实也是看在眼里的,郓州禁军确实不堪一击。

    如此一来,在几名老者的心中,对官府的敬畏也就大打折扣了,反倒对梁山军的敬畏还更多一些。

    二来,他们长期受到压迫,每天苦熬着过日子,现在突然天上掉蒸饼一般将碰上这样的好事,实在有些舍不得。

    他们也知道,一旦梁山军放手不管了,官府追究起来,他们不但吃了都要吐出来,而且还都要惹上官司,倒不如索性就投靠梁山军也罢。

    当下几名老者一商量,对着林冲躬身就拜:“愿听林军主安排!”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