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彭佳佳你如此的放纵自己,希望你后悔的那一天不会来的太快,好自为之。”前世的彭佳佳中规中矩的上大学毕业找工作,可没听说有这么作的时候。许向晴懒得去思考彭佳佳变化的原因,毕竟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要自己负责的,别人没有义务去保证你的人生美满幸福。

    王莹的话已经是极大的嘲讽和不屑,许向晴的话就更是打脸。彭佳佳想要回击想要显摆自己现在物质上的优越感,可惜许向晴和王莹根本就不搭理她,直接无视她的存在。

    望着许向晴和王莹已经走远的背影,彭佳佳握紧了拳头。你们不过是现在学习比我好一点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女人再厉害不如嫁得好,等我嫁进了豪门你们一样要羡慕嫉妒巴结我。

    人已经走远了,王莹有点幸灾乐祸的呵呵笑起来,“那个彭佳佳这会估计气的直跺脚,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还来挑衅咱们。也不打听一下现在村里人都怎么说她,也不嫌丢脸。”

    “她现在正做着当豪门富太太的美梦,估计智商现在已经是负值了,等她恢复理智的时候哭死了都没用。”许向晴猜的很准,彭佳佳因为小男朋友送的一条手链外加几句甜言蜜语已经轻飘飘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许向晴和王莹都没把遇到彭佳佳的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两人去村北找周玲玲玩了。三人一个村的,周玲玲学习上给过许向晴帮助,原本关系就不错,周玲玲又和王莹在一个学校经常见面。所以三个人也很合得来,难得有时间三个人能聚在一起好好聊聊天。

    许向晴和王莹那也都是大人眼中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两人的到来周家的长辈也都挺欢迎的。

    许向晴原本就是中考状元,这半年在学校考试又总是第一名。这样彪悍的成绩早就在村里传遍了,现在都在羡慕许家生了个聪明的孩子。至于许向晴从前差劲的表现,人们自动归结为那是没开窍。

    许向姗很是好奇二叔许忠辉一家现在到底有多富,过得是什么日子。她想让爹娘在西庄多待两天,可是田霞不同意。一来他们回程的车票早就买好了,如果不按原定时间回去拖延几天不一定能买到票。二来田霞也大概知道女儿闹着要多待两天的原因,虽然感慨许忠辉一家这致富的速度惊人,但是她不愿让人看出她的羡慕,她的女儿也不行。

    田霞执意要在大年初一的下午启程回京城,可是许向姗却有她的固执。既然好好说话商量不通,那么她就直接按照自己的想法办。

    眼看着火车要启动了,许忠涛皱着眉头瞧着对面的空位。“这个向姗去个厕所怎么这么慢,火车都要开动了。”

    许向聪无意间看向窗外,妹妹许向姗分明站在展台上满脸笑容的朝自己挥手告别。“爸妈,向姗她把我们骗了,她根本就没准备上车,她是打定主意在这再呆些日子。”

    “这个死丫头,怎么就不能好好听话,净给我添乱,真是越大越不让人省心,她一个人留下怎么能让人放心。”田霞看着窗外冲着自己咧着嘴笑的女儿,她觉得心塞。

    许忠涛也只是无奈的叹气,这个女儿真的是太胡闹了。

    “爸,你过不了几天就要上班了,你们还要到姥爷姥姥那去。要不我留下来陪着妹妹,我会照顾好她的。”

    许向聪性格内向但是做事一向稳妥,如今也只好让兄妹两个都留下,彼此也有个照顾。

    火车开动了,只有许忠涛和田霞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田霞唉声叹气的,许忠辉只能尽量安慰妻子。“你也别太担心了,都不是小孩子了,过了这个年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他们能照顾好自己的。”

    看着火车已经没了影子,许向姗很是得意的看了哥哥一眼。“都不同意我留下,可是结果怎么样,还是我赢了,而且你也留下了。”

    “爸妈那是担心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你这次真的是太任性了,既然不想走,那咱们就回村吧。”许向聪很是郁闷的拉着妹妹往车站外面去。

    “哥哥,咱们去县城看看二叔家的铺子到底什么样的,我真是好奇的很。”许向姗拉着哥哥的胳膊撒娇。

    “不许胡闹,咱们赶紧回村,要是晚了就没有公交车了。再说二叔一家现在也在村里呢,你想去看铺子也不急在这一时。”这里不是他们熟悉的北京,许向聪不允许妹妹胡来,硬是拽着她坐上了回村的公交车。

    从上车坐下许向姗就一直在怄气,也不搭理哥哥,头一直朝外看。许向聪坐在旁边好话说尽了也是白费功夫,许向姗无动于衷。

    许向姗就那样一直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从眼前掠过,看着县城的楼房商场路边的商铺,虽然比起北京的繁华还差很多,但是也不算落后。

    突然静许向姗的眼睛亮了,她看到不远处路边店铺的招牌,兴奋的拉着旁边的许向聪。“哥,你看那有个香满园快餐店,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家,应该不会重名吧。”

    许向姗可是通过各种途径旁敲侧击打听到二叔家两个快餐店的名字的,如今瞧见了很是有几分兴奋。车子经过店铺正对面的时候许向姗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没想到这这店铺这么大,装修也不错的样子,我原本还在想会不会是个很破的小店。”

    许向姗只是这样远远的看着店铺心里有些嫉妒,虽说小县城不能和大城市比,但是这样的一家店应该也值不少钱。原本二叔一家穷得很,突然间变得比自家富有许多,许向姗是既羡慕又妒忌。

    “二叔和二婶是原本庄稼人,没想到有做生意的天赋。他们应该早点进城,那样就不用在村里种地遭罪了。”许向聪不像妹妹心里那么多的想法,他是单纯的为二叔一家能有现在幸福的生活而高兴。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